我喜欢到处打工挣点零花钱嘛,记得上次刚到商场时,大概由於我长得帅气吧,被分配到了应该只有女孩子从
事的化妆品柜台,和我同在一个柜台的小佟是一个漂亮的小寡妇,负责这个部门的经理小云是我们单位公认的美人,
同我第一个发生性关系的是小佟。
  小佟26岁,一年前死了老公,由於死去的老公给她留下了一笔为数不小的财产,所以她上班是三两头的不上
班去外地玩。由於我是这个组的唯一男性,所以她家的一些活都是我帮着去,有时她出去玩时,就给我她家用的钥
匙,让我经常到她家去看看。
  六月,她又有几天没来了,我以为她又到哪玩去了,於是在公休日的早晨,我去她家看有没有需要作的事。等
我一开门进到屋里,我有点不大相信自已的眼睛,於是揉揉了眼再看,那无边春色的景致,却仍丝毫未变的呈现在
眼前。
  小佟仰卧在床上,双目紧闭,她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全身肤色雪白,映着晨光,发出感人的光亮,玲珑美艳,
丰满成熟的肉体,无处不动人心神、垂涎欲滴。小佟白嫩的肉体,除胸部突起的双乳戴着一件粉红色的乳罩,及小
腹上盖着毛巾外,全身一览无遗。更令人讶异的是她竟连三角裤都未穿,双腿微微分开贴床平卧,两中间那迷人的
地方微微耸起,上面生着一些稀稀的卷曲柔毛,往下即是一道嫣红娇嫩的红沟。
  因她两腿分开不大,同时我站立的地方也太远,是以对那个秘密所在看得不够真切。我虽是个神俊异常、仪表
不凡的青年,但也却是非常纯洁的,不要说男女闲事,就连与初认识的女友多说几句话也会脸红。有时候虽在小说
杂志上看到一些有关男女两性间的事情,可是那仅是些风花雪月之事,是只可意会神往而不能深入的。今天这幕奇
景,倒是头一次所见呢!
  看得我春情动荡,神魂颠倒,久久蕴藏在体内的春情欲火顿时来势凶凶,而两腿间吊着的那根肉棒儿突然一翘
而起,硬硬的热热的在裤子里颤抖跳动,似有呼之欲出之态。春情欲火挑逗得我头昏眼花、意乱神迷,脑海中的伦
理、道德,早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所剩下的,是肉欲和占有。
  我一步步地向小佟的床前走去,越是接近,越是看得清,小佟身上散发出来的芳香也就越浓,而我心里的情火
肉欲也跟着焚烧得越旺。我全身颤抖、两眼发直,轻轻的将双手扶按床头,弯下上身,把头凑近,慢慢的欣赏小佟
两间阴毛隐没处,我心道∶「啊!什麽东西┅┅」小佟屁股沟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在那淫水浸湿的床单上,
放着一根约六、七寸长的胶制大阴茎,那阴茎之上淫水未乾,水珠光亮,我惊得叫出声来∶「哎呀┅┅」我抬头一
看,好在小佟没有被我吵醒,方才放下心来。悄悄地把那胶制的阴茎取了过来,拿在手中看看,很快放在衣袋内。
  由这根假阴茎的出现,我已毫不困难的推断得出小佟的作为与心情,我心内的忌惮稍减,心想∶「小佟极需此
道,我纵然稍嫌放肆,想不致受到责难。」我意念既决,再加上眼前一丝不挂美妙玉体的引诱挑逗,我勇气倍
增,毫无顾忌的脱下自己全身衣裤,轻轻的爬上床去,猛的一个翻身,压在那个美妙的肉体之上,双手迅速的由小
佟的後背伸入,死命的将她抱住。
  「哎呀┅┅是谁┅┅你┅┅」小佟好梦方酣,突然生此巨变,吓得她魂离玉体、脸色发白、全身颤抖。她虽然
已看清是我,内心稍定,但因惊吓过度,再加上压在上面的我不知道怜香惜玉地拼命抱紧,使得她张嘴结舌,半天
也喘不过气来。
  我忙道∶「小佟┅┅我不是有意┅┅求求你┅┅欲火快把我烧死啦!」一点不假,从未经过此道的我,意外地
获得人间至宝,怀中抱着个柔软滑润的玉体,使我兴奋万分。一股热流,像触电般通过我的全身。女人特有的幽香,
一阵阵的卷入鼻中,使我头昏脑涨,难於禁持了,下意识的,我只知道挺起我那根铁硬的阴茎,乱动乱顶。
  小佟急道∶「你究竟要什麽?」我道∶「我┅┅我要插┅┅」小佟道∶「你先下来,我都要被你压死
啦!」我道∶「不┅┅我实在等不了┅┅」小佟道∶「哎呀┅┅你压死人家了啦┅┅」我道∶「好小
佟┅┅求求你,等会我向你陪罪┅┅」内向不好活动的男人,别看我们平时跟女孩子一样,做起事来斯斯文文,
一点没有大丈夫气派,可是背地里起事来,却比任何人都狠,使你望尘莫及,难以譬谕。我现在活像一只粗野无知
的野兽,一味的凶狠胡为,对小佟的哀求根本不予理会。我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情,好像我一松手,身下的这个可
人儿就会立即生了翅膀飞去,永远找不到,亦抓不着。
  其实小佟也不想放弃这个销魂的机会,何况我这麽英俊,正是她理想人儿。
  苦的是我未经此道,不晓得个中妙绝,调情、引诱、挑逗等种种手段,我完全不会,是以弄了半天,毫无进展,
终是白费气力,徒劳无功。
  小佟呢?因一上来惊吓过度,一时半刻春情欲火未发,现在纵然心里极般愿意,她也不敢说,此刻只好故意装
正经,有意不让我轻易得手。
  过了一会,我头上青筋暴露,全身汗水。小佟看了心有不忍,暗想∶『他是个没进过城、上过街的土包子,看
这个劲儿,如不尝到一点甜头,消消火气,势难善罢。再说自己惊惧已消,身体经过异性的接触磨擦,体内已是春
情动荡,欲火渐升,一股股热辣辣的气流,在全身钻动。下体隐秘洞口之内,趐趐痒痒的,淫水已开始外流,也极
需要尝尝这个黑马的滋味。』她故意发狠的咬咬牙、瞪瞪眼,恨声道∶「没辨法,我答允你!」说着,她两腿向左
右移开来,丰满娇嫩的小穴立即张了开来。
  我道∶「谢谢小佟,我会报答你的赐予的。」小佟道∶「不用你报答,先听我的话,不要抱我太紧,把手
掌按到床上,把上身支起来。」我道∶「好!」小佟又道∶「两腿微分跪在我两腿间。」我依言做了。
  小佟道∶「先不忙插,摸摸它,看看有水没水┅┅」我的手探到她的阴户上去摸着。
  小佟一阵颤抖,笑道∶「对!就是这样,慢慢用手指往里摸,待会让你好好插。」她嘴里在支使我,而手
却未闲,她三把两把的即将乳罩拿下,丢在一边,好像似要与我比美,看看究竟谁的香艳肉感,美到极点。说真的,
这双白嫩丰润、光亮柔滑的高耸乳峰,的确美妙非凡、红而发光的乳头、洁白细嫩的小腹,看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
令人垂涎欲滴。
  小佟的乳罩既脱,我的双目突亮,禁不住轻轻哼了声∶「啊┅┅真美┅┅」我要不是怕小佟生气,必会伸手揉
弄一番,或用嘴轻轻的咬它几口。
  小佟尽量设法安抚我,她想把我体内狂热的欲火慢慢安抚下来,使我不致妄动胡为,然後可不慌不忙的慢慢消
魂一番。可巧的是,她这番心思并没有白费,我虽然是欲火中烧、难以自持,但小佟态度转变,言词语句每每都是
我渴望了解获得的事,听得心内甜甜,受用之极。我理解今天,迟早必能如愿,於是便把心内春情欲火强行压了下
来,完全听令小佟的摆布。
  小佟道∶「哦┅┅对┅┅就是这儿┅┅那个小小圆圆的东西┅┅你用劲使力不行┅┅要用两个指头轻轻捏┅┅」
我照着她的话做,用手指轻轻捏弄着。
  小佟渐渐地浪起来了∶「吁┅┅好弟弟真乖┅┅我┅┅哎呀┅┅痒啊┅┅」我道∶「呀┅┅小佟┅┅水好
多呀!」小佟道∶〉子,水多才好插呀┅┅好弟弟┅┅哎呀┅┅用力插吧┅┅痒死人啦┅┅」我道∶「小
佟┅┅怎麽弄法嘛?」小佟道∶「哎呀┅┅弟弟┅┅姐姐让你痛快┅┅嗯┅┅现在你把鸡鸡┅┅慢慢往穴里插
┅┅」这几句话,我如获至宝,於是我急不容缓的一伏身,就猛插,小佟叫起来∶「哎呀┅┅歪了┅┅」我赶
忙又把阴茎提了起来,在她的阴户上乱顶乱刺的。小佟道∶「不是那里┅┅往上┅┅不对┅┅太高了┅┅」我将阴
茎抬高了,比了比姿势,小佟道∶「用手扶着它┅┅慢慢插入┅┅」虽然小佟不断的指点,并将两腿大开,使
得阴户整个露了出来好让我顺利插入,但因於我对此道从未经历,此时心内发慌,手脚颤抖,把握不住时机,插得
不准,仅在穴门上乱动。另一个原因,是我的阴茎实在粗大,委实不易插入,所以插了一阵仍未插入,反而弄得穴
门极痛,阴茎发酸了。
  小佟此时欲火已发,似有不耐,一伸手握住我的阴茎,引导着指向穴门,助我一臂之力。小佟叫了起来∶「哎
呀┅┅┅┅好大┅┅让我看看。」她一伸手握住一支又硬又热、把握不住的阴茎,连忙把手缩回,一翻身坐了起来。
  这根阴茎确实非一般鸡巴可以比拟的,看它从头至尾少说也有八寸来长,那紫红的大龟头呈三角肉,大得惊人。
小佟虽是寡妇,但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外,未曾接触过其他男性,她做梦也未想到,人的身上会长这麽大的东西,
而自己这个嫩穴能容纳得下吗?一定会被插得涨破而死的。
  可是她眼看着这根大鸡巴,内心又十分喜爱,小穴内一阵颤抖,浪水直流。
  心想∶『让它吧!恐怕小穴招架不住;放弃它吧!内心又极端不愿。』要也不是,弃又不舍,她左思右想,仍
是意念难决。
  这时小佟心生一计,要我躺在床上,那根阴茎就像是一根船桅般高耸入天。
  小佟先将洞对准阴茎先塞一点进去,然後再缓缓地往下坐,将整根阴茎吞进体内。我觉得自己的阴茎被肉洞紧
紧地包住,相当湿热,但出乎寻常地舒服。小佟则是觉得有一根烧红的铁棒插进自己的下体,顶端还直抵子宫,这
时和死去的老公做爱时从没有经历过的。
  约莫过了几秒钟,小佟试着上下套动,我觉得阴茎上彷佛有千万条蚯蚓或是泥鳅在缠绕着,小佟套动了差不多
数十下,感到体内有一股滚热的液体冲入,直抵子宫,就说∶「好弟弟,你爽了吗?」我这时只能点头回应,但总
觉得似乎意犹未尽。
  小佟笑说∶「你爽够了,我还没有呢!接下来你得听我的,可以吗?」我连忙点头。小佟这时候站起身来,我
的精液从她阴户口缓缓流出,沿着大腿根一直往下流,小佟说∶「幸好今天没关系,要不然就惨了。」我和小
佟离开卧室来到楼下,我觉得浑身有点油腻,便决定去洗个澡。我进入浴室後,发现这个浴室还真大,浴池足足可
以容纳五、六个人一起泡水,而且还是个按摩浴缸,在浴缸的四面八方都有强劲水柱往中间冲激着。我豪不犹豫的
便躺了下去,闭起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按摩浴。我敞开四肢,身体完全的放松下来,但是脑海中飘荡的却是小佟那
滑腻的身躯、抽的肉穴、坚挺的玉乳。
  不知这个按摩浴池是否经过特别设计,就那麽巧,有一道水柱正对着我的小弟弟直冲,冲得我的阴茎抖动不停,
两个小肉球撞来撞去,在不知不觉中,我的小老弟又再度气宇轩昂、抬头挺胸。我心想∶『在这麽短的时间又站起
来了,一定要把握机会,再来一炮。』我张开眼,赫然发现小佟不知何时已经悄悄进入浴室,而且一双妙目盯
着我那再度英气勃发的阳具,诡异的笑着。小佟很明显的是要和我一起洗澡,拿着毛巾走进浴池,坐在我的对面,
「你帮我擦沐浴乳好吗?」小佟说。
  「好!当然好!」我将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颈子开始、背後、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细细的擦了
下来,最後来到了我最想擦也是小佟最希望被擦的阴户。我这时候擦得更仔细了,从两片大阴唇、小阴唇、阴蒂,
最後将手指深入了阴道。我感觉小佟的阴道紧紧的含着我的手指。虽然刚才的快感还没完全消退,充血的秘肌使得
阴穴夹得较紧,我调皮的抠了抠手指,小佟立刻从尚未消退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来∶「哼!喔┅┅喔┅┅」
我见小佟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着,我的指头上下左右胡乱的戳着,令小佟感觉到一种阴茎所无法产生的乐趣。
阴茎再厉害,它终究是直的,不如手指般可以勾来绕去、曲直如意。我玩弄一阵後,开始细细寻找传说中的G点,
我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试着,终於,我找到了!我发现,在阴道约两指节深的上方有一小块地方,每次我一刺激
这里,小佟就是一阵哆嗦,肉穴也随之一紧。
  我开始将攻击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着,这一个最最敏感、最最隐密的G点。「嗯!啊!啊!啊!
┅┅」小佟随着我的手指的每一次攻击,一阵阵的嘶喊着,身体也渐渐瘫软在浴池边的地板上,随着我一次次的攻
击,一次次的抽。
  我只觉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紧,最後实在是紧得无法再动了,只好不甘愿的抽了出来,转而欣赏小佟陷入半昏
迷状态的骄态,肉穴外的阴唇还一下下的随着每一次的抽,一开一合,我笑道∶「原来肉穴还会说话呢!嘻!」
小佟在经历了这高潮後,决定给我一次特别的服务。
  「好弟弟!」「嗯。」「人家还有一个地方你没擦到啦!你要┅┅」小佟说着便拉着我的手,移到了
她两臀之间的洞口。
  「咦!刚才不是擦过了吗?」我更糊涂了。
  「是里面啦!」小佟笑着说。
  「喔┅┅」我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很快的将手沾满沐浴乳,在洞口擦来擦去,正犹豫着是否真的插进去时,
小佟手伸过来一压,我的食指立刻没入洞中。
  虽然我的手指都是沐浴乳,不过我仍小心的、慢慢的、试探性的抽插了几下,确定小佟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
表情後,才放心的加快动作。
  滑腻的指头,在洞口顺利的进进出出,令我感到非常新奇。我觉得这个洞口反而不如另一个洞来的紧,正感
到微微的失望。
  「这样你一定不满意吧?」我用力的点点头,心想∶『又有花样了!』暗自偷笑着。
  「那就用你的那个帮人家洗一洗里面吧!」「哪个啊?」我一时转不过来问道。
  小佟开始吸我的小弟弟。我其实只感到一下子的疼痛,倒是随之而来的火热感有些难受。在小佟小心而温柔的
舌功抚慰下,我便迫不及待的要试一试後洞的滋味。小佟细心的帮我的小弟弟涂了一层沐浴乳,转过身,趴了下去,
把屁股翘起,等待我插入。
  我知道,自己的阳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因此在洞口慢慢的试着插了几次,终於,龟头滑进去了!我感觉到前
所未有的新奇。洞口的肉像一道紧身环一般紧紧的夹着肉柱,随着愈插入愈往後移动的束着阴茎,一直到整根插入,
那一道也束着阴茎的根部了。我再缓缓的退出来,那一道环也缓缓往前移,一直到了伞的边缘,那一道环恰巧扣着
那一道沟,不让它退出去。「哈!妙呀!」我赞叹道。
  我这不过是第三次的经验,所以我的感觉有多强烈是可想而知了。我继续退着,蹦的一下,巨伞突破了这道环
的束缚,退了出来,我迅速的再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在我做了一阵活塞运动後,小佟的洞渐渐地松了
开来,我也愈来愈容易抽送我的巨枪。每一次的抽送都会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似乎在为我们的快乐交响曲
伴奏着。
  我把手绕过去,从前方再度伸入小佟的骚穴。手掌的角度实在太刚好了,手指插入後,只要轻轻的向内抠,便
可以触碰到刚刚才发现的G点;如果向外挺,则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在小佟的体内的运动,由两方夹攻肉穴,
更可以给龟头更大的刺激。
  小佟又再次陷入第N次高潮,淫液直流,阴道一阵一阵的收缩,把我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挤。收缩的力道是
如此的强劲,甚至在後洞的阴茎都感觉到了!
  我终於也到了极限,爆发在小佟体内深处、深处┅┅我和小佟喘息着都瘫在地板上,而我的阴茎慢慢消退
後,由洞口滑了出来,射在小佟深处的精液也随着流出来。小佟的洞口似乎仍是意犹未尽的开着,期待着与阴茎的
再次约会。
  「这下洗得够乾净了吧!」「嗯!」小佟满足的回答。
  我扶起小佟,一起进入浴池,真正好好的、彻底的洗澡┅┅我和小佟回到单位,晚上大家去看电影,我
和小佟两人藉故有朋友来,就没去。我带小佟回到自己的宿舍,两人迫不及待地脱去身上衣物,就又开始做爱。
  我坐在椅子上,小佟跪在我面前埋着脸,嘴里吮着我的阳具。她细瘦的身体夹在我两条大腿之间,一只手放在
那话儿上,另一只手扶着我的腰。小佟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含了二十多分钟,扶着腰的手在我的大腿内侧和
尾骨附近游走着。我迳自抽着烟、喝着威士忌,任由小佟的手指抚摸。小佟舌头微妙的动作使得我不时闭起眼睛,
我在享受着。
  小佟把含着的东西吐出来,再用嘴唇吸吮着龟头的表皮,发出「唧唧」的声响。我已经达到高昂的状态,仍
勉强坚持着。我熄掉烟,一手抓住小佟那柔软而有弹性的乳房,但小佟仍然含着阳具,我渐渐焦躁起来,另一手也
抓住另一只乳房,小佟的乳房一经抚弄立刻贲张,乳头突起。我感到快要爆发了,一把拉起小佟,不再让小佟含我
的阳具,很快地脱去小佟的衣物,让小佟跨坐在我膝盖上。
  我用嘴狂乱的吸吮着小佟的乳房,一手伸入小佟的两腿之间。我的手掌贴在小佟的阴户上,有节奏的压迫着,
感到小佟的阴户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我将两腿打开,小佟的两脚也跟着被撑开,而肉穴也随之打开了。我的手指
沿着裂缝,一根一根的没入小佟的阴道。我的三根指头完全没入小佟炽热的阴道时,我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小佟的
肛门,而姆指则抚弄着阴蒂,「啊┅┅嗯┅┅」小佟从鼻子哼出声音。
  小佟想夹起双腿,但是我的膝盖撑着使她无法如愿,三根指头在小佟的内部扩张着,空闲的另一手在小佟身
上游荡着。「嗯┅┅嗳┅┅喔┅┅」小佟兴奋的叫着,感到好像同时被三个男人玩弄着。
  我的手指清楚的感觉到,小佟的阴道愈来愈滑润,我拔出手指,上面附着着小佟透明、黏滑的爱液。手指
好像泡了太久的水般,看起来白白皱皱的,我拿起手指到鼻子边,鼻腔闻着小佟的爱液的味道,我把手朱到小佟的
嘴边,小佟毫不犹疑的张口含住,卷着舌头舔食自己的爱液。
  我把小佟放下来,改让小佟背对自己跨坐在腿上。我的阳具高昂着,龟头顶住小佟的阴户,小佟用手撑开阴
唇,我的阴茎顺势就滑进小佟的炽热阴道里。
  「啊┅┅」小佟满足的叫着。我的双手绕到前面用力抓着小佟的乳房。我配合膝盖的一开一合,有节奏的抽
送着。
  「啊┅┅啊┅┅啊┅┅啊┅┅」小佟也随着发出短促的欢吟。我又点了一根烟,小佟自顾自的扭着腰,完全
沉醉在性爱的欢娱中。我心不在焉的抽着烟,被炽热的肉穴包住的阴茎,在小佟深处变得愈来愈硬,我感觉小佟的
肉穴微微的抽搐。
  「是时候了。」我心里想。小佟边喊边蠕动着,我抱着小佟的腰站了起来,小佟唯恐分开般紧紧的往後顶,我
配合以心荡神迷的小佟,使劲的抽送着。我想动得更急,可是已经达到极限。小佟的身体滑落到地板上,我像黏着
般也跟着倒下去,我仍不断对俯趴着的小佟用力的来回冲刺。
  我的龟头感到小佟的阴道深处一下下的抽搐,似乎像吸盘般一下下的吸吮着我的龟头。我知道小佟已经到达高
潮,而我也忍不住了我把积蓄已久的能量,用力地射在小佟的深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