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 图片 偷拍自拍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清纯唯美 美腿玉足 激情明星 色情动漫 激情乱伦 另类激情 电影 国产色情日

韩色情欧美色情动漫色情三级色情乱伦色情BT动漫成人视频 小说 都市激情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换妻小说 长篇连载 武侠古典 黄色笑话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另类的刺激 武斗准备再撩拨一下叶花,想把她弄得受不了的时候,再进入她的身体,可是当武斗将他那个膨胀的东西放在她那儿,它竟然像熟了家一样的毫无费力的进去了。 这让武斗非常意外。因为此时的叶花已经全部向武斗打开。她的整个身体是不设防的,武斗在她那轻轻的一触就进去了,这在平时是不多见的。平时即使叶花再动情,也得颇费一番周折,才能进去,今天却这么顺利。而且还是站着,头上飘着淋浴。武斗跟叶花在卫生间里做了起来。  花娟进了宾馆的房间,进钻进了卫生间。把自己好好的洗了一遍。就找出笔记本电脑,进行了无线上网。  花娟把网号刚上上,就看到风花雪月在线,他的头像一闪一闪的十分动人,花娟每次看到风花雪月晃动的头像,心中就升起无限温馨。  风花雪月:“你好,你现在在那个国家?”  花娟刚一上线,风花雪月就跟她说话。这使花娟非常舒心。  潮起潮落;“在罗马,你还没睡,都凌晨了?”  风花雪月:“惦记你,你第一次出国,还适应吗?咱们现在有时差,我这里刚刚晚上八点多,你那都是凌晨了”风花雪月的话使花娟非常的感动,尤其他说他在惦记着她,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有了个男人惦记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潮起潮落:“谢谢你的关心。你是自己在家吗?她呢?”  风花雪月:“是啊。咱们不提她好吗?旅途愉快吗?乘飞机适应吗?有没有不良反应?你现在在那,是在宾馆里吗?”  潮起潮落:“是的。在宾馆里,明天开始参观罗马的城市风光,我一切都很好的,不用挂念,”  风花雪月;“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出过国,我知道,游山玩水是最累人的。会累的你浑身生疼的。”  潮起潮落:“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你真好。”  风花雪月:“不跟你聊了。你还是早点睡吧,我看到你就放心了,我一直在网上,就是为了等你,希望你平安的到达,现在看到你了, 我就塌实了。”  潮起潮落:“你这么在意我。这使我感到非常意外。在茫茫人海中,有个朋友在乎真的是一件很荣幸的事啊。”  风花雪月:“也没啥,做为朋友,这是我对你的一份寄托。你会是早点休息,今天啥也别说了,你的任务就是休息。”  潮起潮落:“好吧,你也下吧。”  风花雪月:“你先下,我看着你,你下完我再下。”  潮起潮落;“你先下。”  风花雪月:“今天必须你先下,因为你明天还有一天的旅游任务,所以我不放心,只有你早点休息我才放心,你下吧。等明天你有时间咱们再聊好吗?”  潮起潮落:“我不困。”  风花雪月:“不困也得睡,那怕闭上眼睛呢,闭眼睛也能养神的,咋的也比你这么呆着强,你要懂得照顾自己,在这一点上,我是医生,你得听我的。”  潮起潮落:“好吧,听你的。”  风花雪月:“这就对了。晚安,记得在梦里梦到我。”  风花雪月的话使花娟非常的感动。花娟望着已经关闭的笔记本电脑。心里升腾无限温暖。这个风花雪月到底是个啥样的人?她在心里揣摩起来。  花娟来到窗前。罗马城似乎成了灯的海洋,到处流光溢彩。灿若星河。花娟望着这迷人的夜晚,心情像节日

的夜晚,烟花飞舞。  彭川卫来到宾馆,赶紧的钻进了卫生间。要好好洗洗,因为在飞机上把自己弄的很肮脏。 而且他还没穿内裤。穿惯了内裤冷丁的不穿非常不习惯。  彭川卫把自己扒个精光,冲洗了起来。他在想他咋就上不了花娟呢,这么一位美丽的女人咋就不属于他啊。  彭川卫望着他那个勃大的东西无用武之地,真是悲哀啊。虽然他早已经泄了,可是经过休息他又挺拨了起来。  就在彭川卫欣赏自己的东西时。房间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彭川卫感到奇怪。这个时候谁会给他来电话啊,再说他刚到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他都认不全,谁会给他打电话啊。他有些发楞。  电话依然顽固的星响着。彭川卫只好从卫生间出来,他拿起电话刚想说话,对方说:“彭董事长,你在忙啥呢?”  “刘主任。”  彭川卫听出来了。电话是刘主任打来的。“你有啥事吗?”  “你自己待着寂寞吗?”  刘主任体贴的问。“如果寂寞我领你去个消遣的地方咋样,我对这里很熟的。”  “是吗?刘主任还是你体贴我啊。”  彭川卫赞叹道。“好的。你等我一会儿,我一会儿就过去。”  “领导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领导不开心,就是我工作的失误。好我等你。”  彭川卫放下电话,心情陡然开朗起来了。他慌忙的穿上衣服,冲出房门,就来到了刘主任的房间。  “董事长。你好。”  刘主任慌忙的把彭川卫迎了进来。“快请坐。”  “刘主任还是你的鬼点子多。”  彭川卫坐在沙发上说。“你想领我干啥去?”  刘主任把茶水和烟递给了彭川卫,说;“不忙,先坐下来歇一会。”  彭川卫一边抽烟一边跟刘主任闲聊了起来。  “董事长。你想不想找个外国的女人玩了玩?”  刘主任问。  “安全吗?”  彭川卫担心的问。  “你不会穿雨衣。”  刘主任说。  “穿雨衣?啥叫穿雨衣?”  彭川卫不解的问?  “董事长,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刘主任说。“穿雨衣就是带安全套。”  “还是你小子道多。”  彭川卫笑了起来。  “董事长,咱俩是初期玩,还是把女人叫到宾馆里来?”  刘主任在征求彭川卫的意见。等待着他的选择。  “找宾馆里她们也能来?”  彭川卫有点不相信的问。  “当然。我这有她们的电话号码?”  彭川卫觉得刘主任越说越离谱了。他一个中国人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杂还领会有小姐号码呢?这听上去好像天方夜潭。  “董事长不信?”  刘主任看出彭川卫的疑惑来了。“不信我试给你看。咱们不出去吗?你不想狂狂街吗?”  “世界大同。每个城市的建筑都差不多,无非是高楼大厦。灯红酒绿。已经感觉视觉疲劳了,所以我到每个城市,只是欣赏一下它们的建筑风格就算到此为止了。什么商场啊,购物啊,我对这些一点都不感兴趣。”  “那好,咱俩就把妓女找过来。”  刘主任说。  “妓女?”  彭川卫问。“不是小姐吗,为啥叫妓女?”  “小姐不就是妓女吗?在中国叫小姐,在外国叫妓女。外国人直接,不像中国人那么含蓄,明明是做那个的。还美其名曰:小姐,真给中华民族古代的小姐们丢脸。”  彭川卫说:“没看出来,刘主任还是个考古专家呢?”  “考古谈不上,但研究女人还是绰绰有余。”  刘主任意味深长的笑了。  “别罗嗦了,找吧。”  彭川卫催促着说。  刘主任拿出一摞子报纸,摊在地毯上,彭川卫看到报纸是花花绿绿的那种。十分艳丽。便问:“这是什么?”  “董事长,你过来看,你相中那个女子了。”  刘主任干脆就趴在地毯上。“你看这些女人都很靓。”  彭川卫不知道刘主任搞的啥鬼花招。便凑了过来。“你在搞啥名堂?”  “董事长。你看,这些女人咋样,那个合你的心思?”  刘主任拿过报纸让彭川卫看。  这时彭川卫才看到。报纸的英文报纸,他一个字都不认识,可是报纸上的图片他还是会看的,他不知道刘主任为啥让他看这报纸,找女人与这报纸有啥关系?  “这个咋样?”  刘主任指着报纸上的一位金发碧眼的女人问。  “咋样还没找来咋的,你这是望梅止渴对吗?”  彭川卫看了一眼报纸上的女人,心想刘主任在蒙他,这报纸上的女人他咋能找来啊。能上报纸的女人都是不简单的女人。  “这咋是望梅止渴呢。”  刘主任望着彭川卫说。“董事长,只要你相中了。我一个电话她就能过来。”  “刘主任。你就跟我吹吧。”  彭川卫不相信的说。  “董事长。你在这些女人中挑一个,你看我能不能把她找来?”  刘主任说。  “你真有这本事,这么高贵的女人们你也能找来?”  彭川卫依然不信的问。  “她们高贵啥,只要给钱她们就干。”  刘主任一脸坏笑的说。  彭川卫不认识这报纸上的一个字,但那些华丽美丽的女人使他心动,这时他才拿过一张报纸,认真的看了起来,虽然不认识字,但他看图还是能看的,看来出国不会外语真的是文盲啊。  在报缝有不少美丽的女人,在她们美丽的头像下面有一行英文,但是彭川卫一个英文字母都不认识。  “这个咋样,这个性感不性感?”  刘主任用手指着一 个金发女郎。女郎长得简直太美了,像一朵花一样的娇艳。而且还是个白皮肤的女人,彭川卫最喜欢白皮肤的女人。  “行,这个女人你要是能找来,你让我做啥都行。”  彭川卫说。  “真的?”  刘主任问。“你可别到时候许愿不还啊?”  刘主任将了他一军。  “我说话啥时候不算数了?”  彭川卫瞟了刘主任一眼。问:“你说赌啥的?”  “赌官的。如果我给你找来,你就提拔饿。咋样。”  刘主任有点无耻的说,那个当官的管上级要官当啊。  “行。”  彭川卫说,“这个好办。我答应你。”  “那你等着吧,不就是她吗?”  刘主任拿起报纸,并且把手机拿了出来,照着女人头像下面的一行数字摁着手机键子。  这让彭川卫更加大吃一惊,这报纸上的那行数字原来的电话号码?看来没有知识就是不行啊。  刘主任拨通了这部电话号码,其实也不是啥电话号码,这是手几号码。  刘主任跟电话里的女人说起了英语,彭川卫一句花也听不懂,他惊讶的望着刘主任好像不认识他似的。  刘主任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对眼前的简单的英语更是轻车熟路。拿捏的非常到位。  彭川卫也听到了刘主任电话里女人的声音,然而他们在说啥彭川卫却一句花也听不懂,虽然他在出国之前学过外语。但那只是最简单的问候,真正的让他流利的对话,那真是比登天都困难。  彭川卫不知道刘主任跟那个女人在说啥,但是刘主任跟那个女人说的很热烈,似乎他们在谈价钱。  刘主任撂下电话。说:“董事长,等着吧,用不了十分钟她们就来。”  “真的?”  彭川卫有些不信的凝视着刘主任。“你是咋知道她的电话号码的?”  彭川卫明知故问。因为他看到了刘主任拿着手机对着报纸上的号码打过去的。  “这上面上有,”  刘主任说,“这上面都是妓女和她们的电话,只要你想找她们。一个电话她们就瞪门服务。”  彭川卫在次才能明白,原来报纸上的女人照片都是妓女,政府咋允许妓女在报纸上做广告呢,真是匪夷所思。  就在彭川卫琢磨不透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刘主任慌忙说。“董事长,你别忘了你的承诺。”  “你放心。”  彭川卫说,“我咋能赖帐呢?多大个肾。”  “那就好,”  刘主任起身出去打开房门,等他再返回来时,身后跟着俩个人高马大,曲线迷人的金发女郎。  彭川卫顿时惊讶了,刘主任真的把报纸上的女人们给弄了过来。这个刘主任真的不简单啊。  刘主任对那个跟报纸上长的一摸一样的女人说了些什么?彭川卫一湖花也听不懂,‘那个女人听了刘主任的话,就来到彭川卫面前,她叽里咕噜的跟彭川卫说了一顿英语,彭川卫一句话也没听懂,他怔怔的望着这位性感美丽的女人。  女人穿了一脚水红色的短裙,雪白的肌肤大面积的裸露,晃得彭差卫睁不开眼睛,这才是真正的白,女人丰满的胸脯非常高傲的耸立着。  女人的身段,大腿。屁股都简直是太性感了。彭川卫看得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女人见彭川卫不说话,她的面颊就带了几分焦虑。她来到彭川卫的身边,一股强烈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强烈的刺激彭川卫。彭川卫的下身没出席的挺了起来。  女人见彭川卫也不说话,伸手在他的裤子上抚摸了起来,她在他那儿来回的摩擦,并不急着把他那个东西掏出来。  这种慢慢的抚摸。使彭川卫心猿意马,呼吸急促了起来。  女人勾住他的脖子,坐在他的大腿上,雪白丰腴的大腿压在他的大腿上,彭川卫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过去,女人微凉的大腿使彭川卫心潮起伏,欲火汹涌。他将女人抱了起来,就往卧室里走。这时他看到了刘主任,刘主任早就跟另一个女人在地毯上干了起来,女人发出叫春般的呻吟,这个姿势他似乎在黄色录象中看到过。  彭川卫将他抱着的女人也放在地毯上,他们就挨着刘主任,彭川卫扯去女人的衣裙,在刘主任跟前跟那个女人干了起来。  刘主任对着彭川卫做了个鬼脸,然后他不知羞耻的向他身下的女人压了下去,女人发出杀猪般的呻吟,彭川卫也学着刘主任,分开女人带着蓝色血管白得耀眼的大腿,他爱惜的在她的大腿上抚摸起来,女人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用她那肥硕雪白的大屁股,将彭川卫坐了进去,同时女人发出非常淫荡的浪叫。十分挠心,好像发情的猫。叫声十分揪心,女人雪白的肉体在他的身上摇头摆尾的晃动了起来,两只硕大的乳房像莲花一样的绽放。彭川卫望着这个性感的外国女人,心潮澎湃起来。他从女人身下一跃而起,将女人压了下去,女人夸张的惊叫,身子像波浪一样大幅度的抖动,女人身上飘着浓郁的香水的味道,强烈的刺激着彭川卫的神经,使彭川围高亢了起来。彭川卫从这个女人身上联想到花娟,他就把她当成了花娟,好好的要了她一次。彭川卫跟刘主任在地毯上跟俩个外过女人做起爱来了,他俩在比谁做的时间长,这是刘主任提出来的。  “董事长,咱俩比一比看谁干的时间长。”  刘主任将他身下的女人双腿提了起来,扛在肩头,使劲的向下冲了下去,女人发出非常痛苦的呻吟。  “你咋啥都比啊?”  彭川卫气喘如牛的在女人身上做着运动。他俩说的是中文,俩个外国女人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这事有比的吗?”  俩个外国女人挺欢实,她们像喜鹊一样的喜庆。她们身体像面条一样的柔软,迎合着男人的身体。  “这怕啥的。一会儿咱俩换换。”  刘主任咬牙窃齿的猛劲的做着。他身下的女人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尖叫。  这跟看现场直播一样,使彭川卫大饱眼福。他停了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刘主任和他身下的女人。  刘主任找的女人也是非常的白嫩。而且也是人高马大,典型的大洋马,彭川卫他俩找的都是大洋马一样的女人,这种女人性感瓷实,浑身肌肤非常的紧凑,并且细腻。这是欧洲白种人的本色。  彭川卫非常喜欢白种人,他所以对他找的女人更加怜惜起来了,彭川卫身下的女人看彭川卫不动了,直勾勾的看着刘主任做爱。她有些急噪。在他身下不耐烦的扭动着身体,嘴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在说什么。反正彭川卫一句话也听不懂。  “董事长,好玩吗?”  刘助燃像他做了个鬼脸。然后他让女人起来,用手抱起来女人的屁股,女人跟听话的撅起屁股,女人的屁股白的有些刺眼,使彭川卫非常的欣赏。  刘主任像个驴一样的强悍,他站起了身子,用手将撅着屁股的女人拔拉一下,示意让她固定在一个姿势上,然后将他的阳刚的东西从女人的屁股后面冲了进去,女人发出惊心动魄的尖叫。  彭川卫看得心心痒难熬,他便把目光收了回来,看着他身下的女人,女人鲜嫩的肉体使他沉醉。  女人跟彭川卫说话。彭川卫却听不懂。正在女人身上做的火热的刘主任,气喘如牛的说。“董事长,她让你快点。”  彭川卫俯在女人身上,在她肉体上抚摸了起来。女人的肉体非常柔软。并且弹性十足。使彭川卫非常冲动。  彭川卫趴在女人身上,女人的身上像棉花一样的喧软。使彭川卫特别的舒服。  女人腾的从彭川卫身下跃起,将他摁倒。然后将她那猩红的嘴巴印在他的身上,彭川卫的胸膛上,顿时被女人印上了猩红的唇膏。从颈项开始,像一窜红色的枫叶,在彭川卫身上触目惊心。红叶在不断的多了起来,最后女人猩红的嘴巴落在彭川卫的那个东西上,女人秧起头向彭川卫望了一样,淫荡的一笑。一双地中海般蓝色的眼睛,使彭川卫消魂。彭川卫下意识的拍着她那丰硕的屁股。并且在她那上面捏掐起来。女人夸张的浪叫了起来。  女人将她那嫣红的脸颊埋向彭川卫的大腿之间,竟他的那个东西叼住,吸吮了起来,彭川卫惊出一身冷汗。其实彭川卫很喜欢女人这样的吸吮,但她怕女人一激动把他那个东西咬了下来。所以他的身体随着她的吸吮,也紧张的欠了起来,随着她的节奏跟着律动起来。  刘主任越做越猛,房间里充满了女人们的淫声浪语,刘主任像头公牛,在肥沃的土地上耕耘。  彭川卫一边享受着女人的口活一边欣赏着刘主任的现场直播。觉得时间再也没有比这更放荡的生活了。  女人的吸吮加大了力度,这使彭川卫有些受不了,他的身体不停的抖动。口里也像女人似的呻吟了起来,这使那个女人感到意外。她抬起了头,对着彭川卫说了一句彭川卫听不懂的话,然后咯咯的笑了起来。女人的话,使彭川卫感触颇深。他想不会外语真的不行,他一定得把外语学会,这外国的放晴真的太撩人了。  刘主任似乎做着最后的冲刺。他的动作的速度加快了起来。就在他刚要冲刺时,他突然定了下来,说“董事长,咱们还比谁的时间长吗?”  彭川卫有些懵懂的望着他,后来似乎反应过来了。说。“这有啥比的,你继续做,我欣赏。”  彭川卫身上的女人冲着刘主任做了个鬼脸。刘主任就站了起来,他过来了,彭川卫的女人依然专心致志的在他那儿抚弄,刘主任在她撅起的屁股后面,进入了女人的身体,这真跟黄色录象里的镜头一样了。  那个被刘主任放在一边的女人,也凑了过来,她将肥硕的屁股坐在彭川卫的头上,一股腥臊的体味扑鼻而来,使彭川卫感到窒息,刘主任喘着粗气。一边在女人身后做着一边说“董事长,这种做爱方式喜欢吗?”  “好,非常好。”  彭川卫的声音被闷在女人的屁股里,女人的屁股在他的脸上来回蹭了起来,似乎想让他给予她抚慰。  彭川卫才不干呢,他刚看到刘主任肮脏的下体在她那里出来,他咋能去吻呢?这么肮脏的东西使他作呕。他想从她那肥瘦的屁股里出来,可是女人沉重的体重又使他动弹不了,这就把彭川卫几出一身的汗。他的下身,那个女人并没有因为刘主任在做她而停止,她似乎得到了一个救命的稻草一样,将它噙在口里,彭川卫真的怕她一时激动把他那个东西咬了下来,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了。  然而他头上的女人变得轻狂了起来,她时不时的抬起屁股,一脸淫荡的一会人头坐下去,一 会儿又抬起来,并且那那湿漉漉的洞口把彭川卫的鼻子弄得精湿。  女人偶尔将她那套在彭川卫的鼻子上,彭川卫就像进了大海一样,到处弥漫着腥臊的气味。  彭川卫被这俩个外国女人上挤下压,终于受不了了,下身剧烈的膨胀,接着有一股电流从他身上划过。他感觉到他的下身像黄河决口似的汹涌而出。  这种多人的男女杂交的牲口一般的生活,是彭川卫们的最爱,他因而迷上了找外过人女人,那也不去,整天的跟刘助燃炮在宾馆里,似乎出了国并不是为了旅游的,是为了住宾馆的,没有了彭川卫和刘主任做陪,花娟也处于尴尬的竟地,这次旅游除了导游,就是她跟武斗和叶花,武斗和叶花好像一对热恋中的男女,花娟只好充当他们的灯泡。  本打算这次出来好好的游玩一下外国的山山水水,但是面对自己所出的尴尬的位置,花娟干脆也把自己关在宾馆里,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聊天。这次旅游到成了武斗和叶花的蜜月之旅。  这期间花娟们又去了加拿大。她还是照样把自己关在宾馆里上网,彭川卫跟刘主任成了好朋友,他俩经常出双入对的到处猎艳,在国外这些金发碧眼,肤色白皙的女人身上找到了快乐。  这里对与彭川卫和刘主任而言简直就是天堂,彭川卫暂时忘记了花娟。忘记了他跟花娟的一切情结,在这些妓女中转移了对她的迷恋。  彭川卫跟刘主任疯狂的猎艳,他们俩在加拿大短短几天里,玩遍了二十多个妓女,他们有时一次找五六个,一起玩,彭川卫在这里才感受到了天堂的乐趣。  武斗跟叶花出来不单单是为了度蜜月的,他是想在加拿大定居的,想在这儿买房造地的。和转移赃款的,现在武斗才弄明白,虽然出国带的钱受限制,但是他可以用银行卡把钱带过来。于是武斗办了个金卡。这里可以装进所有的钱,这一点他不用担心了。  接下来就是买房子和办绿卡了,他想先把叶花留在这里。只有她在这里落叶了,他就可以随时过来。  武斗突然发现,这次旅游似乎各干的,他们好像都在躲着他跟叶花,他不知道彭川卫他们玩的啥猫腻。  刘主任正跟着彭川卫在他的房间里跟女人们做着爱,他俩似乎迷恋上这一口,跟多人在一起做爱,使他们感到快乐。  这时候刘主任房间的内线电话打了过来,刘主任正在关键的时候,他用力的在女人身上使劲。  电话铃声非常顽固的星着。  “谁的电话?”  彭川卫问。“这个时候来。”  “不知道。”  刘主任喘气如牛的说。“嗨。是不是武矿长。这内线的电话只有咱这几个人知道。”  “那就接吧,也许有啥事。”  彭川卫说。  刘主任不情愿的从女人身上下来。拿过电话。武斗就劈头盖脸的说。“咋才接电话啊。你在干啥?”  刘主任向房间里的人们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大伙不要吱声。  “刚才去卫生间了。武矿长,你找我啥事?”  刘主任问。  “你过我房间来一下。”  武斗说。“我找你有事。”  “我过你房间方便吗?”  刘主任问。“叶花在不在?”  “方便。她回她的房间了。”  武斗说。“你过来吧。越快越好。”  刘主任放下电话,就急着找衣服。临出房间时,他照跟他做爱的女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着外语。“等着我,我一会洱就回来。”  刘主任敲开武斗的房门时,武斗已经等着着急了,说。“你咋才来?”  “啥事,这么急?”  刘主任坐在沙发里。拿过桌子上的烟。擦了一下额头上细蜜的汗。说。“有事你就吩咐吧。”  这反而使武斗支吾了起来。他在考虑这件事对不对刘主任说。对刘主任说就等于给刘主任把柄,可是这件事只有刘主任能办的。  “武矿长,啥事,你这么慎重。连我都不想告诉?”  刘主任问。  “这件事你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说。”  武斗说。“说出去就完了。”  武斗的脸色凝重了起来,“这么严重?”  刘主任问,“武矿长,你放心,但我这的话就会烂在我的心里,这些年来你不知道我吗?”  “这可是天的的秘密撒。”  武斗说。武斗过分的谨慎,使刘主任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一定的个比天还大的事。要不以武斗的性格他不会这么谨慎的。  “这么大的事,我更不敢怠慢了。”  刘主任使劲抽了一口烟,说。“武矿长,你难道对我也不放心吗?”  “是这样的,我想在加拿大买房产,用啥手续?”  武斗终于说出他的打算了,这些打算都需要刘主任帮忙。  “就这事啊?我以为啥事呢?”  刘主任说,“在加拿大投资,只有在这里投资,买房产就好买。”  “你说,我把叶花留在加拿大咋样?”  武斗征求刘主任的意见。  “让她帮你在加拿大投资?”  刘主任问。  “现在只有她是我最好的人选。”  武斗说。  “武矿长。你为啥急着想在外国定居呢?”  刘主任问。  “这个……”  武斗不想告诉刘主任。这是他的秘密,如果告诉刘主任就等于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别人。告诉别人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没有秘密是非常可怕的。  “好吧,武矿长,你不说我也不问。”  刘主任知趣的说。“我会尽量的把这件事给你办好。”  “你可得抓紧啊,咱们就要回国了。”  武斗说。“在回国以前把这事办好。”  “回国也可以办的。”  刘主任说。“你想让叶花在这办个啥项目?得先有个意向。才能进行投资。”  “你看看开个餐饮咋样?”  武斗问。  “挺好的。明天我就找领事馆。把咱们的意向说了。”  刘主任说。“你最好以公司的名义在加拿大开个分公司,这里需要彭川卫谶头。”  “还是你想得周道。”  武斗说。“不愧为主任啊。”  “你让叶花代表公司常驻加拿大的中方代表,她不就在加拿大站着了脚吗?”  刘主任建议的说。“你就可以常来唱往了。”  “高,实在是高。”  武斗高兴的说。“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  花娟外国之旅并不开心,最令她开心的就是她能上网,早知道这样她就不出国了。在家也能上网,她感到最大了成就就是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有了这台电脑她才不寂寞。而且在国外也能上网,不然得把她憋坏了。  这几天花娟的网友多了起来。相继又有新网友加了进来。  有一个叫做我让你快乐的网友加了进来。他进来就向花娟发来大量的图片。刚开始图片多很新颖美丽,可是发着发着就有些离谱了,都是些污七八糟的东西,更加使花娟忍受不了的,是那些赤裸裸的黄色图片,他还问花娟喜欢不喜欢?  “你有病啊?”  花娟说。“而且病的不轻啊。”  让你快乐:“有啥病,这是人之常情,你不喜欢做爱吗?”  “喜欢也不能跟谁都做啊。”  花娟给让你快乐打了一行字,发了过去。  让你快乐:“这说明你还是喜欢,你在那?”  潮起潮落:“在加拿大。你那?”  这里为了叙述方便还是用花娟的网名潮起潮落了。  让你快乐:“你是外过人!”  潮起潮落:“不是,我是中国人,现在在加拿大旅游。”  让你快乐:“旅游咋不出去玩,把自己闷在宾馆里,不的耽误了大好时光了吗?”  潮起潮落:“没啥意思,那都一样。没来的时候想来,来了不还是这样,没有了神秘感一切东西都失去了色彩。”  让你快乐:“是啊,啥东西要是没有了神秘感,都会黯然失色。你是不是跟你老公在一起?”  潮起潮落:“没有,我跟公司的人在一起。”  让你快乐:“你们是公费旅游?真让人羡慕啊?”  潮起潮落:“这有啥羡慕的,对了,你为啥给我发那样的图片?你是不是心理变态。看到你的这个网名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让你快乐:“是吗?我想让你快乐。”  接着让你快乐就发过来视频,花娟点了接受,视频旋转了起来,她现在反正很无聊,看他长得什么摸样。视频经过慢慢的旋转,终于停了下来。紧直接着视频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的生殖器。花娟当时就紧张了起来,她目瞪口呆了。没有想到让你快乐回这样,她慌忙的关了视频,耳红脸热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