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虐江湖第一部(作者:垂死老头)

?????? 大圣皇朝,自始皇帝圣皇立国起至今一百七十三年,由第十三代圣皇楼武掌权,但楼武生性好色残暴,即位至今三十五年使大圣皇朝民不聊生战乱不断,各地义军纷纷崛起打算推翻暴君再创新朝。

  在众多的义军中以李敢当的镇明军、乐普儿的天意军、莫易的真龙军三支实力最为强盛,武林大大小小的门派分别支持圣朝或义军,以换取安存之地及他日可能的荣华富贵,三大义军与圣朝的征战使得平民百姓们无端遭受战争之苦,不少人流浪为家,更多人家破人亡。

  我就是在这个纷乱的时代出生的,我叫做季侠典,五岁时四处流浪的父母为了争夺一块馒头而双双亡命於盗贼,我在那时亲眼目睹了父母的死状,可能是懒得多杀人吧,那群盗贼没有杀我就离去了,生活顿失依靠的我只能继续流浪乞食渡日,一直到十三岁那年我遇到了凤清思。

  凤清思;凤玉门门主,一个在武林中并不是很出名的门派,但也是因此而能够置身在乱世之外,凤清思的武功在武林绝对称得上是一流的,但因为不常在武林中行走,所以武林中的知名度不高,当时她不知为何把我带回了只收女子的凤玉门,因为凤玉门门规规定,凤玉门武学不得传於男子,天知道那个立规的人是被男人强奸还是被骗,立下这种不平等条约,凤清思索幸让我待在後山的秋书苑中当管理员。

  这秋书苑是由凤玉门的第一任门主所建,内里摆设的都是历代的门主所收藏的书典各式各样都有,有些甚至已是江湖失传的极品。

  一定有人奇怪,为什麽秋书苑内有这麽多的奇宝,凤清思却让我这外来孩童负责管理呢?

  这个问题如果你们有看到我当初见到的秋书苑,那麽我保证你们不会奇怪,一堆堆的像小山高的书本,不知是垃圾还是宝贝的杂物加上厚到可以种花的灰尘和让人无法呼吸的霉味,要说这里是书苑大概打死人都不信,凤清思更不可能知道这里面有些什麽东西,也难怪凤玉门内有一座书苑的事情连门内的门人也没多少知道,想想一群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住的地方却有一座脏的无法形容的书苑,传出去谁还敢娶她们?

  总之呢,因为我懂得认字,再加上不能让我一个大男人(未来是)与一群小姐门住一起,所以我就住进了秋书苑中,每天只要在早上跟晚上到前山去向凤清思请安一次向她报告说我还活着,我就没事干了,无聊之下只好打扫秋书苑,整理书籍、物品并予以分类,晚上就拿着里面挖到的武学书籍来练,凤清思也睁一眼闭一眼的不加干涉,於是我白天整理、晚上读书练功。

  我花了整整五年才将秋书苑内的灰尘清掉并将书本依照诗词、历史、小说、武学、医药、建筑、厨艺、阵法、易数等分类,当我将一座崭新、整齐的秋书苑亮给凤清思看时,她那张讶异的脸让我印象深刻,至於那堆武功,嘿嘿;深奥的看不懂,低浅的一学就会没有用,所以武功可以说是一事无成,但对於医学、厨艺、建筑等等其他杂学我倒是研究深入。

????????我抬头一看,只见凤清思红着脸站起,手微微发抖的解下衣物,不一会一个晶莹剔透的赤裸娇躯出现在我眼前,我不由得傻傻的看着眼前美丽的玉体。凤清思害羞的用双手遮住丰满的胸部及下部羞道:「别看了,教教姊姊接下来怎麽做吧。」太顺利了,太顺利了,虽然是经过春药的协助,但会这麽顺利实在是出乎我的意外,不过现在不是去计较这事的时候,当下我就说道:「凤姊,你先跪下,对;然後把双掌平贴在地面,对对,上身挺直,头抬高。」凤清思柔顺的照着我的指示像是一条母狗般的跪在我面前,感觉到这个姿势屈辱的含意,凤清思的小脸羞得红通通的,我深吸一口气看着凤清思那张娇羞的小脸继续说道:「凤姊,你待会一定要听我的话,这样才能享受到喔。」凤清思点点头表示知道,我拿起桌上的狗环给凤清思戴上,凤清思在狗环戴上的同时发出一声微小的叹息,我接着又拿起了一条皮索挂到狗圈上,然後起身站到稍远处用力拉了拉,凤清思被绳索扯的往我这爬了几步,脸上的红晕更盛,但我眼睛却注意她的蜜穴已经泛出水光。

  「好,现在先像狗一样爬几圈。」我对凤清思说道,凤清思先是犹豫一下,然後往前爬了几步就停下,我拿起桌上的鞭子往凤清思雪白的隆臀就是一鞭,一道鲜红的鞭痕出现在雪白的屁股上。

  「啊、」凤清思惊叫一声不解的回头看我,我骂道:「混蛋,谁叫你停下的,继续爬。」说[全篇]又是一鞭,凤清思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怒骂污辱过,一时也反应不过来,连忙往前继续爬去,我就这样一边用绳索控制凤清思的方向,一边用皮鞭抽打她,小楼内不断的传出鞭打声及凤清思的哀叫声,每一下的鞭打轻重不一,其中有几鞭甚至还溜过股间打在她柔软的蜜穴上,除了最初的几下,凤清思因为不习惯及突然的关系而惊叫出声外,在後来的鞭打中反而慢慢扭动屁股来迎合,发出的声音也不再是惊讶痛苦的哀叫,而是舒服的呻吟。

  我也慢慢的将在思倩身上练出的鞭法尽数展现,同时也找到了凤清思身上的敏感处,鞭子都往那招呼,有时还会改用戳刺的方式攻击她的蜜穴及小巧的菊蕾,让凤清思浪叫不断。

  绕着房间爬了几圈後(我的房间没有隔间,所以空间不小),凤清思身上已经是香汗淋漓而且娇喘不断,我看看时机差不多了,将凤清思拉到我身前,一脚将她的脸踩在地上,这种平日会让凤清思当场将我宰杀的举动现在却是让她感到一种快感,我一言不发的举起手中鞭子,用力的抽打起来,乳房、屁股、大腿、手臂无一幸免,打得凤清思不断尖叫。

  「啊、痛、痛啊、不要、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不要、啊、啊、啊、」我[全篇]全不理会凤清思的哀鸣,只是不断挥动手中的鞭子,凤清思嘴里不断哀嚎,但身体却拼命的扭动迎合我的鞭打。

  「真是个浪货。」我心里暗笑,看着平日冷淡的凤清思如今却发贱的在我面前哀嚎呻吟,那种快感让我的肉棒发涨,但我并没急着动手,现在动手还太早,我要让凤清思自愿对我感到敬畏进而不敢抵抗我的命令,成为我忠实的奴隶,这个过程才是真正的乐趣。

 ⊥在我思考间,凤清思突然大声的尖叫一声,跟着身体一阵抖动,一股金色的液体自她的蜜穴喷洒而出。凤清思一脸茫然的任由尿液在她的身下积成一滩,但我却看到她的眼神带有一种满足感。

  「真脏,竟然随便撒尿,凤姊真是好教养呀。」我故意不屑的说着,凤清思一听嘴里喃喃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光说对不起有用吗?自己弄脏的就要自己清乾净。」我抓住凤清思的头发,将她的头按到那滩尿液上,可能是爽过头了吧,凤清思乖巧的张嘴舔起地上的尿液,看着凤清思淫荡的动作,我却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在我被凤清思带回凤玉门前的八年,我是活在一种生存机会一现即逝的世界,谋定而後动在那里根本不管用,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在第一时间做出决定,所以我非常信任自己的直觉,而现在我便是依照自己的直觉行动,在凤清思还没有反应过来前,我飞快的连点她身上昏睡穴等数个穴道,凤清思在措不及防下穴道被制,整个人摊倒在她自己尿出的液体上。

  我将昏睡过去的凤清思打横抱到我的床上,拿起铁链将她的双手分别绑在床尾,另外两条则是固定在床头然後绑在她的膝盖上,让凤清思变成仰躺在床上,双手被往床尾拉,而膝盖则往上抬,闪烁水光的蜜穴跟粉红色的菊蕾清楚的展现。

  我在将狗环上的铁链绑好後,一边柔捏着凤清思娇挺的乳头,一边思考那不详预感的来源。

  今晚的一切非常顺利,但顺利的过了头,虽然在我连下三道春药的影响下,凤清思会出现这种失态,但不应该会这样投入,那麽是为什麽呢?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凤清思真的[全篇]全被药力影响,另一种就是凤清思是故意的,如果是前一种的话,那麽我所制作的药,其药力可能超出我的想像,但这点我马上推翻,我这次对凤清思所下的药都是已经在思倩身上做过实验,就算考虑到高手跟一般人之间的差异,也不会误差太多,换言之这种情形是不可能发生的。

  那麽就是最後一种,凤清思是自己故意投入这种状态的,会变成这样我能理解,凤清思打算利用这次的机会将她这几日来的慾火及多年的压力在这次解放出来,这点是我意料中的,但是;我漏算了一点,在凤清思压力及慾火都消逝之後呢?

  知道她曾经像狗一般的在地上爬动,渴求他人的鞭打辱骂这些丧失尊严的动作之人,就是我,她会怎样处理呢?想到这我就冒出一身冷汗,因为以凤清思的个性,我知道她一定会选择一种方式,一剑宰了我然後放把火烧了秋书苑来个毁屍灭迹,我可不会天真的以为江湖上号称魔心凤凰的凤清思会像个小女人一般因为被我看到身体及被我干了,就会乖乖听我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感叹,这次的计画还是不够[全篇]善,幸好即时被自己的直觉救了一命,现在要变更计画还来得及。

  我将凤清思的穴道解开,凤清思一清醒过来之後马上发现自己的手脚已被我制住,一张小脸变得粉白,我一手继续柔捏凤清思的粉乳,一手伸到她的下部,分开鲜嫩的肉缝找出已茁壮挺立的阴蒂肆意玩弄,凤清思顿时又变得满脸通红娇喘不已,我一面享受双手上的触感一面低叹道:「凤姊,你为什麽会想杀我呢?

  」凤清思脸色先是一惊正要开口时我双手同时用力的一捏凤清思的乳头及阴蒂,强烈的刺激让凤清思张大着小嘴却发不出声音,手脚的铁链被颤抖的身体弄得阵阵作响,竟然达到一个小高潮。

  「不要装蒜了,凤姊,等今晚结束我想必会死在你的凤翔剑下吧。」我放松双手继续爱抚,嘴里冷淡的说着,凤清思连续深呼吸几次冷冷说道:「你怎麽知道?」虽然凤清思想要装得冷酷,但受到连续两个高潮的影响,满脸红晕眼神更是隐隐带着媚意,反而有另一种特异的吸引力。

  「我怎麽会不知道呢?凤姊,我注意你好多年了,你的想法、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是一清二楚的。」「你、唔………」凤清思正要再说话时我却低头吻住她,她仅咬牙关不愿让我更进一步,我心里暗笑一声左手轻弹一下凤清思挺立的阴蒂,凤清思低呼一声便被我顺势突破牙关,运用上采花录的舌技在凤清思小嘴内吸吮翻搅,突然感觉到有一个柔软的物体想将我舌头推出,原来是凤清思的馨香小舌在做最後顽抗,舌头一翻便将凤清思的馨香小舌卷住,让她彻底沦陷,片刻後我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凤清思的小嘴。

  「凤姊的小嘴真甜。」我用舌头舔舔嘴唇,得意的看着不断喘气说不出话来的凤清思,凤清思喘了老半天後怒视者我说道:「你想怎样?」我微笑着升起两只手指笑道:「很简单,在天亮之前我会让你求我两件事,第一件是求我干你,第二件是求我放过你。如果我做不到或是再那之前就败阵下来那我就放了你同时自尽在你面前。但是;」我邪笑着看了凤清思一眼「如果我做到了,你就要认我为主,我要你做的一切事情你都不能违背。」「我为什麽要相信你。」凤清思冷冷的说道,我突然很想大笑,因为凤清思现在的姿势跟表情搭配起来实在是……难以形容的诡异,我强忍住冲动说道:「因为你没有选择。」凤清思闭眼考虑片刻後点了点头。

  「在我求你之前,你不能占有我。」凤清思睁眼说出这句话,她大概天真的以为我不占有她,她就不会求我第一件事,我微笑一下再度低头吻住她,现在离天亮还有四个时辰,我将会让凤清思有一个难忘的一夜。

  这几年也让我了解凤玉门及凤清思,凤清思由於年幼时便被视为凤玉门掌门人培养,要求极为严格,这些要求转换成的压力在无处宣泄下造成她的行事作风可以用一句亦正亦邪代表,只要她高兴她会冒着生命危险去保护一个人,也会因为心情不好而随意的杀害无辜,当初会救我也是她一时心情好,所以回来後便把我扔到秋书苑自生自灭也是她的心情问题,她的门人也是一样,她的师妹风筱柔,一张脸成天冷冰冰的,尤其是对於男人更是冷淡到极点,与她见面说话可能需要穿上一套雪衣才不会被冻死,虽然她绝对不会主动找人说话就是了。

  风筱柔的两个徒弟,杜雪儿及杜霜儿是一对双胞姊妹,她们的父母在她们十岁时将她们送到凤玉门学艺,但没过多久便双双染病去世,变成无家可归的她们就索性住在凤玉门里了,因为与我的年岁相近,所以我们的交情不错,她们两个常常缠着我要我做些发钗、项链等的小玩意。

  凤玉门的占地很大,一个门派占了将近两座山,听说山下还有租地给人耕种,只是景气不好已经没什麽收入了,但凤玉门的开销却从不缺乏。

  这是我後来才知道的,凤玉门其实只是一个掩饰,她的背後真实身份其实武林中最大的杀手集团『无声』,『无声』在武林是一个知名度极高的杀手团体,成员人数不明,但成功率却是百分之百,据说他们只要接下工作,就是算是圣朝皇帝楼武的脑袋也能摘下,谁会想到这样一个神秘恐怖的杀手团,他的总部会是一个由女人主持的小门派呢?

  『无声』的成员分布分为战术组以及行动组两组,战术组负责的是蒐集情报、勘查地形以及研订战术,而行动组就是负责暗杀行动的,但这两个组别的分布其实并不严谨,有些杀手就同时负责战术及行动,而担任杀手的成员一年只要固定接下两件工作,便会有一笔大额的收入,而且情报等一切免费,有时还会有分红,如果是执行任务外的时间也可以自己接任务赚取外快,只要不使用『无声』的名号便可,比起一般的杀手组织来得自由及轻松,所以『无声』很轻松的便揽进不少人才。

  不过我当时与『无声』[全篇]全扯不上边,我只是个图书管理员罢了,倒是有一点觉得怪怪的,因为在我管理的这堆书籍中竟然有着一批为数不少的春宫书籍,当我问起凤清思时,凤清思头一次脸红的告诉我,这些是上任掌门也就是凤清思的师傅所收藏的,原来凤清思的师傅有一项嗜好,就是阉割淫贼,据说被她老人家逮到阉割的淫贼没有一千也有五百,让我佩服不已,原来武林有这麽多的淫贼呀,而她老人家阉割[全篇]人家就算了,还把人家身上的东西全部搜刮起来做战利品,放在秋书苑里(本来是打算拿被阉下来的那根,但遭到全门反对只好作罢),淫贼嘛,身上除了淫药、淫书外还会有什麽?

  由於是亲师的珍藏,凤清思也不好把他们处理掉,只好叫我找地方收好,不要乱动。我当然是好好的将它们收到我的房间,每天晚上慢慢的欣赏,这些书里面还有着一些挑情之术和淫药的制法,我好奇之下将它们一一记下并制作出来,有一次请假跑到附近小镇的那间百花楼,原本只是想去见见世面,谁知道被百花楼的花魁思倩看上,虽然我自认我长的英俊潇洒,但却实在不认为那个思倩会对我有兴趣,果然,她以为我还是小鬼,所以故意选我,想要敷衍了事顺便骗一笔钱。

  我怎能让她如此轻松呢,当下装得一副傻子样,骗得她失去戒心後,先是将我刚做好的淫药「百露丸」让她服下,接着便将我所学到的挑情之术全部用在思倩身上,爽得思倩不知天南地北,第二天早上思倩钱也不收了,只求我以後还要去找她。

 …此之後,我对於男女之事是更加有性趣,将那堆春宫书籍是背得滚瓜浪熟,尤其是让我找到了一套叫做采花录的采阴补阳的功法,这套功法不但能将所采得的精元加倍的转换成自己的功力,而且还能在被采者就是女人的身上加入暗示,让这名女子在不知不觉服从命令,老实说我刚开始还对这套功法半信半疑,因为如果是真的,那修练这套功法的人怎麽还会轻易的被太师傅给阉了,但在当时我也找不到有第二本上面有写采阴补阳之术,无法之下只好凑合着练了。

  我在很久以後才知道,当初那名淫贼费尽功夫才弄到这套功法,谁知却在到手的当晚便被凤清思的师傅宰了,运气之背让我不得不为他默哀三秒。

  之後我每个月都会抓个几天溜到百花楼去找思倩实习,反正就算我失踪十来天,凤玉门那些人也不会理我,才第一次思倩便[全篇]全被我御心术控制住,变成只要是我的命令她都不敢违抗的奴隶,我也在她身上不断实验各种按书制造及自创的春药和淫术以及御心术的控制法,因为长期的服用春药,思倩的身体变得非常敏感,再加上我命令她每天读书、习琴,对於她的一些平日的动作、谈吐也加以改进,让原本仅是貌美的思倩,变得成为一个娇媚而且带有知性美的美人。

  这让她成为远近驰名的名妓,每天想要见她以一亲芬泽的人多不胜数,看着一堆人拼命讨好我一手打造出的思倩,在晚上像是母狗般的挂着狗链趴在我身前在我跨下的肉棒冲刺下浪叫求饶,我就有一股想大笑的冲动。

  而我也惊奇的发现,藉由思倩身上所采到的元阴,让我的功力有了大幅的进展,虽然仍是不足以见人,但已经远远胜过之前五年的修练了。如果采取思倩这样未曾练过武功的人,都能有如此成果,那如果采取的是有武学根基的人呢?这个想法让我非常兴奋。

  随着我的年纪越来越大,我发现我的性趣变得很奇怪,或许是童年的遭遇造成的吧,我开始喜欢听那种高高在上的女人又痛又愉悦的呻吟,看她们恭敬卑微的跪在我面前,这种冲动越来越大,最後我终於决定要将冲动化为现实。

  第一个目标就是我那高高在上的凤姊凤清思,我首先花了许多的时间去注意凤清思的生活作息,藉着功力提升後的帮助,让我能在凤清思未加注意的情况下监视她,凤清思每天清晨都会到後山的一处空地练剑,在练剑[全篇]毕後会在附近的一处温泉中沐浴,然後回前山去处理门务以及杀人的委托,中午再去练剑然後沐浴,晚上则是在房间中练气,生活的规律固定让人佩服,但也非常方便我下手。

  在一连观察了十几天後,有一天;凤清思早上照例练[全篇]剑後,将衣物脱下准备到温泉沐浴,穿过一个树丛时,一根被凤清思拨开的树枝突然又弹回,刚好打中凤清思那白晰丰嫩的屁股上,留下一条鲜红的痕迹。

  让我惊讶的是凤清思平日冷漠的脸蛋竟然出现红晕,嘴里还发出一声轻哼,这些动作跟我平日以鞭子虐待思倩时,思倩所出现的反应一样,这个发现让我惊讶,难道平日端庄冷漠的凤清思竟然有喜欢被虐的爱好?

  後来的几天,我慢慢的发现到凤清思有时候会不自觉的做出一些自虐的小动作,像是咬指头啦等等的,这个发现让我有了一个计画,於是我开始了我的一连串布置,首先以感谢凤清思照顾为由送给她一些自制的檀香,声称能够静心帮助练功,由於平时我便常做些小东西送她,所以凤清思也不以为意,当天晚上练气时,便将檀香点上,让躲在一旁偷窥的我心里暗喜。

  这个静神香和另一样乱心粉是我精心研制的,单独使用的话各具有不同的神效,但一旦加在一起,那麽便会出现一种慢性的催情作用,而且会随着时间累积而慢慢加重,最後对男人会[全篇]全失去抵抗力。

  过了几天,凤清思如我所料的问我说静神香满好用的,是不是还有,我当然是乐意的再度奉上,接着我在将乱心粉偷偷下在凤清思平日所沐浴的温泉中,随着时间慢慢过去,我发现凤清思开始在清晨的问安时出现精神不济的现象,有时又会突然盯着我,然後红着脸别过头去,我就知道凤清思已经动了春心,所缺的就是勾起她的慾火而已了。

  这天一大早请安[全篇]後我正要离去时,凤清思突然叫住我。「小典,我的静神香用[全篇]了,你能再给我一点吗?」我心里暗笑,静神香用[全篇]的原因我很清楚,一定是凤清思用它来压制自己的慾望,但她却不知道,静神香虽然在使用时能够压制住凤清思的慾火,但是在使用过後的第二天,慾火反而会更趋激烈,为了再压制,凤清思势必得要在用更多的静神香,然後便就此陷入恶性的循环中。

  「已经用[全篇]了呀?糟了,我没想到会用这麽快,现在已经没了呢?」我装作不知道原因的样子告诉凤清思,果然凤清思的脸色一变,我强忍住笑的告诉凤清思,现在赶制的话大概要两天才会好,到时请凤清思到我那去拿一下。

  凤清思虽然一副不甘愿的样子,但也没办法,只能交代我说多制作一点、不要太累等等的废话。

  其实我手边的静神香还有很多,之所以会要凤清思多等二天是为了让她体内的慾火在没有静神香的压制下更加旺盛,加强我成功的机会,而且我要趁这机会准备一些道具。二天後的晚上,凤清思一个人来到秋书苑的顶楼(秋书苑有九层,一到七层都是书,第八、九层就是我住的地方),我假装刚[全篇]成最後的手续,跟凤清思说道:「凤姊,现在只要烘乾就行的,您再等半个时辰吧。」凤清思没办法,只好接过我倒给她的茶;当然是加了料的,坐在一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我跟着坐在旁边说道:「凤姊,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凤清思平日对我虽然冷淡,但像这样的聊天常有,一听我的话便道:「可以呀,是什麽事呢?」「你为什麽常常故意咬指头呀?」凤清思一时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一下子答不出来,我又继续不客气的说道:「因为你这样的习惯跟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好像。」「朋友,是谁呀?」其实凤清思平日就知道我常跑下山,但一来我不是凤玉门的门徒,二来她懒得管,对我的生活她根本是不清不楚,老实说,如果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缤淼那氚脖ǜ妫一骋伤岵换峋屯朔镉衩庞形艺飧鋈嗽凇?br />
  「就是山下凤凰镇的思倩呀。」凤清思一听我的回答微微一惊,这几年思倩的名声远播,就连极少出门的她也有耳闻,但她却没想到我会认识思倩,而且还知道人家有的习惯。

  当下我将事先准备好的一连串谎话说出,什麽我是偶然帮了思倩一个忙,然後又因为两人很聊得来,所以常去找她,後来就又………等等。

  所幸凤清思的观念奇特,她并没有因为我去妓院而发火,其实在这种乱世谁能故做高尚的斥责为了生存而卖肉的人呢?

  何况在她认为这些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却对我讲的一段内容很感兴趣。

  「小典,你是说……那位思倩姑娘喜欢被人打,还被当狗虐待?」「是呀,前阵子还拜托我做了一只皮鞭和狗环呢,说是要自己戴的,呐,就是这些。」我一边说一边将一根鞭子和一个黑色的狗环放在桌上,凤清思眼中闪出奇异的光芒,伸手轻轻抚摸着鞭子,幼时调皮捣蛋时被师傅拿鞭子抽打的画面一一浮现在脑海,隐隐约约感觉到下体有股湿热感。

  平时凤清思还可以靠着多年的修心来压抑,但在这几日被淫药侵蚀又没静神香压抑,慾念一起就越发不可收拾,不由得伸手拿起鞭子,脑里突然像是听到自己在鞭子下的哭喊呻吟,呼吸不由得加重起来。

  我装作没看到凤清思的变化,继续说道:「所以我想凤姊你会不会跟思倩姊一样,喜欢虐待自己来抒解压力,才会好奇的问你的。」平日要是听我将凤清思与妓女做比较,一定会引得凤清思大动肝火,但如今凤清思却只是楞楞的自语:「压力吗?」凤清思自从十七岁出师後,身上便一直背负师门的期许,一直到她二十五岁接任掌门後,那种无形的压力更是压得她有时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也造成她古怪的个性,现在我的话刚好触及这点,当然让她感到动摇,一会後,凤清思红着脸抬头问道:「小典,这样做真的会愉快吗?」我心里暗笑,凤清思的头脑明显已经被春药的药力搞得有些迷糊了,才会找我这个男人聊这种她平日绝不会理会的话题,不过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下点头说道:「嗯,其实女人天生都有一种被虐的慾望,只是强或弱而已,而且这种虐待所带来的快感胜过一般方式千百倍呢,凤姊你要不要试试呢?」凤清思犹豫的看着手中的鞭子,心里陷入慾望与理智的交战,我在一旁也是紧张的要命,要知道如果凤清思现在的理智胜过慾望,我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再碰到这样的好机会,而且也难保她日後不会看出破绽。

  短短的几分钟,在我们两人间都像是几十年一般,凤清思突然摇摇头,将鞭子递回给我,我心头一凉僵硬的接过,同时想着要怎麽在找机会时,凤清思突然说道:「今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不然别怪凤姊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