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末年,黄巾贼起兵叛乱,各路诸侯前去镇压,其中就包括孙坚带领的东吴大军。

  经过两次战役,张角的黄巾贼被联军打得元气大伤,逃到汉中和五斗米教的妖人汇合。

  在东吴的众将领中,一位十几二十岁左右的美少女格外的引人注目,她留着棕色的短发,戴着五彩的头环,身
穿红色紧身薄衫,外面再套上一件白色的绣花低胸上衣,下身是一条红色的超短裤和一双红色的长筒丝袜,手上一
双飞环闪闪发光,看上去妩媚可爱而且英姿飒爽。

  她就是在前两次作战中斩杀敌人超过五百人的的大眼睛和性感的嘴唇,许多敌军见到她都忍不住打起歪念头,
不过到目前为止他们的下场都是死路一条。

  孙尚香骑着一匹绝影战马,一路冲杀,留下遍地的敌人尸体,双环在她手中成了夺命的绝佳利器,切下了不少
敌人的首级。

  当孙尚香冲到离张角的神台不远处的时候,忽然起了大风,大军无法前进。

  这时候,一条拌马索突然出现,将绝影拌倒,孙尚香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到了地上,四周埋伏的黄巾贼立刻杀
出来,将她团团围住。

  「哈哈哈!好一个大美人,大家抓活的,慢慢地玩……」一个抛点兵长淫笑道。

  「哼,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命来玩我了。」孙尚香冷冷地说,手中的双环已经舞动起来,让周围一圈的敌人升
了天,然后双环脱离手掌,绕着孙尚香的身体快速地旋转起来,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许多人被打得飞了出去。

  「什……什么?!」正当那个说大话的兵长在发愣的时候,一道蓝光闪过,孙尚香发动了无双技,手握双环在
人群中开始了华丽的死亡之舞。

  此时她已经完成了二百人斩杀……几秒钟后,孙尚香踏过成堆的尸体,跨上了绝影,调头离去。

  张角和张鲁眼看就要顶不住了,只能靠妖风暂时拖住东吴的军队,于是两人合力,开始施展妖法,借着周围三
个巨大的妖力增幅器,他们竟然成功的将几乎所有的敌方军队催眠成了自己的部队。

  孙尚香突然发现转眼间,周围成千上万的自己人开始朝自己攻击,而孙坚大本营处也被催眠的部队团团围住,
陷入苦战,孙尚香来不及多想,只好策马一路撞飞人群,硬是朝大本营处冲去。

  一路上人潮汹涌,让孙尚香看了都心惊,她的双环上沾满了自己人的血迹,终于杀到了孙坚那里,这时候,孙
坚和十几个亲卫队正被催眠的部队团团围住,孙尚香冲进人群,开始了夸张的大清洗。

  大概杀了三百人,终于将大本营处的催眠部队清理完毕,孙尚香身上多了几处擦伤,微微娇喘着看见前面各路
的催眠部队和张角的兵开始汇集,黑压压地朝这边拥过来,一眼望不到头。

  「呀!」孙尚香轻咬朱唇,挥舞着双环冲进了人堆里,顿时惨叫四起,血水四溅,人也被扫得一圈一圈的往外
飞。

  无双技!!

  转眼间又是几十个人倒下了,但是更多的人马上填补了他们的空缺,将孙尚香团团包围在中间。

  孙尚香杀红了眼,敌人不断的飞出去或者倒下,然后又是无双技……终于,死在她手上的敌人超过了一千人,
她自己的体力也被耗得差不多了。

  张角感知到了孙尚香这边的动静,惊叹道:「真是有万夫莫当之勇,不过一个人终究还是不行的,呵呵,那么
年轻漂亮的美人,杀了太可惜了,我倒要看看她在那方面是不是也是万夫莫挡……」

  孙尚香的双环再次旋转起来,但是因为疲劳动作出现了破绽,被敌人一个长枪扫倒在了地上。

  「啊!」孙尚香娇叫一声,跌倒在地,刚站起身,十几根枪柄就从四面八方重击到她的身上。「啊……」孙尚
香双环脱手,吐出一口鲜血,十几把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几个人上前,拿出绵绳,将孙尚香的双手反扭到了身后,反折到极限成背手拜观音的姿势捆在了一起。

  「干什么!……放开我!!放开!!……」孙尚香用力地挣扎着,她扭动的腰肢也被人一把抱住,然后抓住她
那双穿着长筒红袜的美腿,将它们用力并在了一起。

  「放开我!」孙尚香看着自己的双腿也被绳子绑了起来,而且勒得非常紧。

  终于,孙尚香的身上被几十道绳子非常严密地捆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手腕处的绳子缠了好几圈,连手指也
没放过,然后引出两道绳子向上将手臂吊到极限,在她那光洁的玉颈处勒死。

  她只要拉动前臂就会将自己勒得喘不过气来,她的双乳被绳子勒得大大的鼓胀出来,似乎在像这群饥渴的士兵
挑逗着;再看她那双红丝袜长腿,大腿处的肉被绳子勒得一处一处的凸起和凹陷下去,膝盖上下还特别打了死结加
固。

  士兵们把她用绳子像狗一样拴在了一根粗大的木桩上,然后孙尚香听到了张角的声音:「呵呵呵,孙尚香,你
杀了我上千人,现在终于被我捉住,我就让上万个士兵都奸你一次,看看你是不是真正的「万夫莫挡」……」

  「张角逆贼,你这个无耻之徒,你敢!!!……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呜……」孙尚香还没骂完,她的嘴里已经被塞进了一个中空的软胶口衔,两条带子分别被绕到她的脑后被绑死,
这样她想自杀没办法咬舌,被人家口奸的时候也咬不伤人家的老二,反而会增加人家的快感。

  「呜呜呜……」一根大鸡巴插进了孙尚香的嘴里,然后她的腿被人抱住,两根腥热的大肉棒捅进了她从未被人
碰过的处女地和后庭。

  「不要!!……」孙尚香想喊却变成了「呜呜」的声音,下身的剧痛让她浑身颤抖,那根大肉棒使劲地一插,
一股红色的热流顺着孙尚香的大腿流了下来。

  「哈哈哈!这大美人还是个处女……」强奸他的士兵兴奋地叫道,然后更大力地在孙尚香狭窄的肉穴中抽插起
来。

  「呜……呜……呜……」孙尚香被插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半闭着眼睛仰起头痛苦地呻吟着,从没被人插过的后
庭也传来就要被撕裂的感觉,让她几乎忍受不了,但这仅仅是开始。

  三个士兵插爽了抖动了一下身子,先后将自己的精液射进了孙尚香的体内,然后将肉棒拔出,下一波三人立刻
补上,孙尚香没得喘几口气又大声呻吟起来。

  10人……30人……60人……100人……孙尚香不止一次觉得自己的下身要被插爆了,痛得她不停地扭
动身体大声呻吟,望着面前黑压压一大片望不到头准备轮奸自己的人群,她很后悔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缫坏阋嘧跃 ?br />
  她的衣服被人撕破了,一对白玉一样精致的乳房被无数的人捏在手里任意地玩弄掐按,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
在换人的间隔,将一竹筒的春药顺着口衔的洞灌进孙尚香的嘴里,然后接着轮奸。精液多得塞堵住了她的嘴巴、蜜
穴和后庭,人们就用竹子和刷子将一团一团的精液从她被操得发红的肉穴中掏出来,然后接着上,一个下午过去了,
从孙尚香身体里掏出的精液都不知道可以装满多少个酒缸了。

  慢慢地孙尚香被奸得失去了意识,然后又被重新插醒,下身一片火辣辣的剧痛,然后就变得麻木,没有感觉,
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接着,灌进体内的春

  药又让已经筋疲力尽的她被强行激起性欲和知觉,乳房也因为春药被灌得太多而高高地挺起,上面布满了红色
的手印和齿印,两行奶水顺着她那飙满精液的破衣服往下流着。

  「呜……呜呜呜!!!」又是一个人咬住了孙尚香的乳头,痛得她触电地尖叫起来,然后随着那人用手用力的
一挤,一股奶水便喷涌而出……1000人……几天后,上万支肉棒在孙尚香的蜜穴中射了精,为了不让孙尚香被
活活地操死,张角还专门定时给她喂大补的药丸和恢复体力的药水,所以六天后,孙尚香不知是第几次被水冲过的
身子又沾满了浑浊的精液,顺着她的头发往下流着。

  现在是大军的吃饭时间,所以暂时没人来奸淫她,只见她半死不活地半闭着无神的眼睛,垂着头呆呆地看着地
面,身上的衣服几乎全被撕掉了,原来细嫩柔滑的肌肤上青一道红一道的全是男人的抓痕和赤印,还有往下淌着的
精液。

  她那双红色的长筒丝袜也被撕得破口密布,从她红肿充血的蜜穴和后庭中大股大股的精液正慢慢地倒涌出来,
顺着她的大腿和丝袜流到地上;她的双乳已经因为过量春药的刺激和无数人的扭捏挤咬变了形状,比原来大了好几
圈,而且被扯得好长,像两个巨大的西瓜一样垂着挂在胸前,上面红紫交加,齿印密布;乳头也胀得好大颗,两股
浓稠的乳汁带着血丝从乳头里流出来,在半空中慢慢地往下移动。

  孙尚香的肚子里也全是男人的精液,口水和精液顺着她被撑得几乎脱臼的嘴巴往下滴着。在她的脚边,插着一
块牌子,上面写着她被多少人轮奸过,每两个时辰换一次,现在,上面的数字已经累计到了10058人。

  张角走到孙尚香的面前,用手提起她的下巴,看着她那双依然美丽而无神的双眼,笑道:「恭喜你,孙尚香美
人,今天你终于被超过一万个不同的男人轮奸过了,你现在已经不再是威风八面的女将军了,你现在就是我张角大
军的公共性奴,一个只知道叫春和呻吟的母狗!」

  张角说完,仰天大笑起来,捏着孙尚香的嘴巴,将一大碗春药和补药灌了进去,然后用手抓住孙尚香的巨乳用
力地拧成了螺旋状。

  「呜!!!!哦!!!!!」孙尚香在春药的刺激下,娇媚地浪叫起来,两股乳汁一下流了出来。

  「哈哈哈!果然够淫荡,轻轻地一捏就泄出水来了。」张角大笑着转身走开了,留下孙尚香颤陡着身子呻吟着。
无神的双目中,两根男人的肉棒正对着她的嘴和下身插去,后面跟着已经吃完饭等着继续轮奸她的望不到边的人群
……2、曹家御用性奴貂婵在联军攻破吕布阵营之后,吕布被处死,相传三国第一美女貂婵也随着香消玉陨,其实
不然。

  貂婵美貌沉鱼落雁,不知多少人垂涎她的美色,不过她的丈夫乃三国第一猛将吕布,而貂禅本身也武艺不差,
使的双锤身手敏捷,一般人也不能近身。

  城破之日,貂禅因为担心在城楼上的吕布,不顾吕布的叮嘱只身离开吕府,她手持双锤,用红花丝带盘着发髻,
佩带金钗,身穿白色的底胸连衣中间开叉的长裙和淡紫色的长筒丝袜及一双精巧的高跟舞鞋,穿过乱成一团的街道,
朝城楼跑去。

  这时候城门已被攻破,大量曹军拥入,和吕布的部队混战,其中有一支五十人的部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穿着轻装软甲,手持大刀,腰别绳索,潜进城后一直在等着貂婵的出现。他们的任务,就是生擒第一美女貂禅,捆
回去交给曹操发落。

  众人等貂禅进入了埋伏区,先是用绳索将其冷不防绊倒,然后便一涌而上。

  「貂禅,我们奉命将你生擒回去,如果不想受伤的话,就不要抵抗,乖乖束手就擒吧……」带头的军官站出来
喊话,他看见了貂禅,立刻被她惊人的美貌所撼动。

  「哼!休想……」貂禅立刻起身,挥舞着双锤,朝众人打去,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段舞动起来是那么的灵活而难
以捉摸,转眼间已经把五、六人打趴在地上。

  「喝!!」貂禅娇叱一声,一锤又将一人砸倒,刚准备冲出包围圈,只听带头的军官一声口哨,几十道绳子便
朝貂禅飞了过去。

  「什么?……啊……」貂禅一跳躲过了绳子,但是却掉进了事先挖好的仅容一人之身的陷阱之中,里面的机关
立刻射出绳子,将连转身都无法办到的貂婵捆了起来,众人将被绳索缠身的貂婵拉出,用白布堵上了她的嘴。

  「呜……」貂婵杏眼圆睁,愤怒地挣扎着,但是很快她的眼睛也被黑布幪上了,接着,众人拿出大卷白色的轻
纱,将貂婵的身子连头一起裹了十几圈包了起来。

  「呜呜……」貂禅口不能言、眼不能观、身不能动,蠕动着被人用绳子在脖子、腰部和脚踝处再捆了一次,然
后被放上马背运出城,连日赶路,移交给曹操的家人,关进了曹操卧房的密室之中。

  吕布死后,曹操兴奋地来到密室之中,只见貂婵的嘴上勒着白布,双手被反缚在身后,双腿隔着性感的紫色丝
袜在细密的绳子十几道的缠绕下被并拢着捆在一起;她身穿的连衣长裙已经被脱去,只剩下半透明的红色紧身上衣
和超短的纱裙,正坐在靠墙的一张大床边上。

  「呜……」她看见曹操进来,眼里闪过一丝惊恐不安的神色。

  「呵呵呵!大美人,吕布已死,你是我的了……」曹操淫笑着将貂婵扑倒在床上,在她羞愤的挣扎呻吟声中,
剥下了她的内衣和纱裙,然后手握那香艳的玉乳,挺进了貂婵的花穴。

  「啊……啊……住手……夫君……我……啊啊……」貂婵嘴上的白布也被扯掉,曹操为的就是听一听天下第一
美人那消魂的叫床声。

  貂婵的身体果然柔媚无双,多汁细滑,曹操大呼爽快,抽插了几百下射出大量的精液,把貂婵捅得娇叫连连。

  「天下第一美人果然不同凡响,爽得我……又要……射了……」曹操说罢,下身一阵颤动,貂婵感觉下身又是
一股热流涌入,弓起身子大声呻吟起来。

  这天晚上曹操一连射了六、七次,直到两人都做得精疲力尽了才停下,曹操就枕着貂婵的一对柔软的乳房睡着
了。

  此后貂婵就成了曹操的私人性奴,每天上面被灌服媚药,下面被精液灌溉,夜夜娇吟不断,原本就天生媚骨的
身子变得越发敏感娇媚,让曹操天天都爽得不亦乐乎,转眼已有数月光景。

  曹操这天又抱着貂婵的玉腿,从后面突进,推得貂婵一个劲的浪叫。在高潮射精之后,貂婵娇叫一声张开了嘴
巴,这时候,曹操便将一粒药丸塞进了貂婵的嘴里,然后用肉棒跟进,抽插数十下,用精液将药丸送入貂婵的肚子
里。

  「这是「玉女丹」,吃了它以后你就会只生女不生男,生出和你一样娇艳的美女供我们曹家世代享用……」

  「什么?!不!……啊啊啊!!!」貂婵惊得花容失色,曹操竟然打算让她和她的骨肉成为曹家的世代性奴!
但是没容她抗议几声,曹操又开始了对她蜜穴的大举侵犯,同时双手用力,将她的乳房捏成了葫芦状,让貂婵忍不
住又开始大声浪叫起来。

  一年后,貂婵的双手被反绑,裹在拘束套里,嘴里含着口衔,双腿被劈开分别绑在床的两边,在痛苦的呻吟生
中产下一女,取名貂玫,由可靠的下人抚养。

  喂奶之时就由曹操到密室直接像给乳牛挤奶那样,将被捆在床上的貂婵双乳来回挤按,顺便将肉棒插入奸淫一
番,待取够乳汁之后再回去喂给女婴。

  貂婵每日被曹操喂以春药和各种滋补药品,几年过去反而看起来更加年轻娇艳,后来又被当做实验品喂了从张
角处缴获的据说能长生不老的「仙丹」一粒,越发变得性感美貌,让曹操越操越爽,后作为家用性奴被赏赐给曹仁
等家人轮番享用,十六年间,又生下两个女孩,分别取名为貂燕和貂香。

  此时貂玫已经长大成人,变成了婷婷玉立的美女,跟她母亲一样长得闭月羞花。平日曹操将她当成女儿一般管
教抚养,宠爱有加,同时又暗中喂食媚药,为的就是等她长大后能够尽情地享用。

  这天,曹操来到貂玫的闺房,没等貂玫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将她的小嘴塞上,然后扒光她的外衣,用绳子将她的
娇躯捆缚起来,淫笑着将肉棒插进了她的处女地,将她就地强暴了。

  「呜……」貂玫和她母亲当年一样,羞愤地看着曹操压在自己的身上,用嘴在自己的身上到处亲吻,却毫无办
法。

  等曹操爽完了,便将貂玫也关进了密室,和她母亲貂婵捆在同一张床上,玩一王两后,母女二人美目相望,娇
叫连连,一起成了曹操的泄欲工具。

  后几十年过去,貂婵母女四人变成曹操家的公共性奴,被不同的人奸淫了无数次。但是奇怪的是,曹操家的人
一年年老去,但是这母女四人却还是和原来一样年轻美貌青春,曹操猜测是当年那粒仙丹的神效,连连后悔没有自
己服用。

  后来三女又各自生下女儿,没等她们长大,司马家就夺了魏国的大权,曹家覆灭,貂婵母女和孙女一共十数人
从此下落不明。有人说她们被司马家掳去成为司马家的蜜肉玩物,也有人说她们后来被晋帝藏于后宫,甚至传说晋
朝的几位国色天香的公主,实际就是貂婵三代美女的女儿……【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