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窥的卧房

  
作者:不详
字数:6000字

                一、

  丈夫洗完澡进入床上後,里代子撒娇的甜蜜的抱住老公。缠住裕一的脚,将
腰挺出,这个动作很自然的就是要求……『抱我』的意思。

  「喂!圭太住在这里。」裕一苦笑的抚摸着里代子丰满的屁股。

  「不要紧,一定睡了。」

  「会被里代子的叫声吵醒的。」

  「我不会叫出声的,好嘛!老公!」里代子解开胸前的钮扣,将裕一的手拉
至乳房。

  「你才不可能不出声。」

  「绝对不出声啦。」

  「你自己这麽认为,但你总是发出尖叫声,下次录起来让你听。」

  「哼!你好坏!」才这麽说里代子就发出甜美的叫声,裕一正吸着左乳。

  「看!你还是出声了。」

  「因为……嗯……老公……再……再吸用力一点,这边也……」里代子抓住
右方乳房并推出。

  「让圭太听听你的叫声好了。」裕一边说边吸着右乳,用舌尖旋转着乳头,
越来越有快感,里代子喘着呻吟着。

  (让圭太听……)可能因为圭太的存在而更刺激了里代子的欲望。

  圭太才十九岁大学一年级是裕一的外甥。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一个人住。今天
是星期天,所以来玩。通常都吃外面或自己煮泡面较多,做牛腩、炸鸡、通心粉
给他吃就吃得一乾二净。以现代学生来说,算是难得的,纯情且不多嘴也不标新
立异,瘦瘦高高、白白地戴着近视眼镜。长得平平凡凡不像很有女孩子缘的脸孔。

  可是他年轻的肉体对里代子来说很耀眼,从衣服外表就可看出和中年的丈夫
完全不同。看着圭太的身体及今天半天来的交谈,不自觉的刺激着里代子女人的
部位,不与丈夫做是不行的。

  已快零晨十二点了,圭太睡在隔壁客房。到刚刚为止还在看电视,拿了几本
杂志回到房间去了。不知睡着了没?莫非他正在等待着叔父和叔母晚上的办事,
正竖立着耳朵在等着。如此想着的里代子因丈夫脱掉晨袍,将脸入下腹部,内而
发出叫声。

  「好……啊……好啊……老公……就是那儿……好爽……」

  裕一的舌正规律的爱抚着敏感的花蕾,里代子的两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乳房。

  此时,床尾边传来卡喳声,像是开门的声音,里代子轻轻睁开眼看。

  (是圭太……)门外躲着穿着里代子的蓝色睡衣的圭太。

  (哇!好丢脸!)里代子涨红了脸,停止了叫声,裕一因两耳正被里代子的
两脚遮住而没听见。况且整屋内都是里代子的淫叫声。

  (圭太在看……)害羞的同时,里代子感到兴奋,刚停止的呻吟声,好像是
故意让他听见似的大声起来。

  「哦!老公……给我……也让我用嘴来爱你。」里代子急促的呼吸的说。

  「你想吻我的鸡巴吗?」裕一故意说。

  「是,老公,给我!」

  「好,我们互舔吧!」裕一将身体位置逆转跨过里代子的脸,让里代子含入
嘴内吸吮着。

  「啊……爽……」裕一快感的呻吟。

  「里代子最近越来越棒了,我快要射精了。」

  里代子用舌头又舔又转又吸,用唇含着、用脸摩擦着,这样有说不出的兴奋。

  这样淫荡的光景,圭太正在看着并且感受着。

  相互爱抚一阵後,裕一好像快忍不住了,而赶紧将身体位置恢复正常,一口
气的插入里代子的里面。

  「啊嗯……好……」

  裕一的上半身起来,将里代子的两脚用手抓着,有规律的开始抽送。

  「老公……嗯……好……这样抬着脚好害羞……啊……好深……顶住里面…
…好爽……」

  淫荡羞耻的做法,让年轻的圭太注视,对里代子而言又新鲜又刺激。达到甘
美的高潮而发出狂喜的叫声。

                二、

  星期一也是假日,圭太决定星期天再留一晚。晚上裕一与里代子又做了。连
续两天是很少的事。

  「圭太会听见的。」

  「不要出声就是了。」

  「真的吗?试试看好了。」

  虽如此的对话,但因圭太睡在隔壁之故,对两人都形成一种刺激。

  这晚,圭太又来偷看夫妇交欢了。裕一还是没有发现。里代子将注意力集中
在门外,而真正开始做爱後,也无法去注意了,里代子是在正常体位之後,背後
体位之时,才发现到门外的隙缝………

  星期一………裕一一早就出去打高尔夫球了。圭太今天中午会回去,下午与
朋友有约。快到中午圭太才臭着脸起来。吃完里代子做的咖哩饭、沙拉等早餐後,
又无言的回到房内。

  今天圭太回去後,就很久无法见面,想到这点里代子觉得有点寂寞。住这儿
最後一天了,想好好的聊一聊,但也没共同的话题,圭太又不知为何原因,而心
情不好。思春期中的男孩,就算是亲生母亲也难以了解。

  里代子没有小孩也没有弟弟,身边没有像圭太这般年轻的男孩,所以对里代
子而言,因不了解,又好奇,同时刺激着她………

  (对了,昨夜的事我来糗糗他吧!)嘻嘻的偷笑着,里代子将家事都整理好,
往圭太的房间走去。站在门外轻轻敲门。

  「进来了哦!」说着打开门进去,圭太还躺在床上看报纸,棉被等都尚未整
理。

  「圭太一回去就会子寂寞。」

  「是吗?」圭太看着里代子,毫无表情的回答。

  「下次再来玩吧?」

  「嗯!」

  「念书也好,游玩也好,都要好好加油,圭太明年就二十岁了。」

  「嗯!」

  「对了!都快二十岁了,圭太还是那麽小孩子气。」

  「为什麽?」

  「与其说小孩子气,该说是没有教养。」

  「到底是为什麽?」圭太粗鲁的翻阅着报纸。

  「昨晚的事喽!」

  「昨晚什麽事……」圭太的表情动了一下,里代子看着他的眼神继续说:
「圭太偷看了我们夫妇做爱吧?」

  「我……我才没有!」圭太将新闻翻开,遮住自己的脸。

  「你敢说没有?」

  「当然喽!」

  「门被打开了耶!」

  「叔叔没有关好吧!」

  「我看到圭太的睡衣了!」

  「你的错觉吧!」

  「圭太!」

  「什麽?」被里代子的口气吓到,圭太开始慌张了。

  「不可以说谎,这种话是大人对小孩子说的。圭太你还是小孩子吗?」

  圭太摇着头。

  「你说实话我就原谅你,昨夜你在房门外,偷看对不对?」

  「……对不起!」好像小孩向妈妈认错一样,声音和表情甚是可爱。

  「为何要这样做?」

  「为……为什麽?」

  「这是不对且羞耻的行为,你应该知道才对!」

  「是的……」

  「以後你还是可以来住,但不可再犯同样的错了。」里代子温柔的说。

  圭太抬起头来。

  「我只是想看看罢了!对那种行为很有兴趣,因为我……我……还是童贞嘛!」

  「……!」

  里代子因吃惊而说不出话来,怎麽也没想到圭太尚是童贞,虽然长得不帅,
但体格都已是大人,现在的大学生大多已有经验,而且初体验大都在高中时代。

  比起十年前来,这种事的机会也多,所以认为圭太就算是没有丰富的经验,
但也该做过几次了,当然也早已有了初体验………当然开始就不认为他经验丰富。

  接着,圭大又说了更令人吃惊的话。

  「十九岁还是童贞是很丢脸的,可是我一定到了二十五、叁十岁,一辈子都
还是童贞,因为我的身体异常。」

  「怎麽一回事呢?」

  「我不想说!」

  「圭太,你一个人烦恼也不行,说出来看看,说不定我能帮你。」

  里代子发出叔母温柔的关心。同时也对圭太的童贞感到新鲜好奇。

                叁、

  「我的阴茎无法成长,还是像小孩子。」圭太低着头,小心羞涩的说。

  「你的意思是说?就是兴奋也不会变大吗?」

  「是会变大……可是……」

  「那就没有什麽问题了呀!」里代子的视线,不自觉的注视着圭太的股间。

  「可是形状跟颜色……」几乎无声的圭太……刺激着里代子的母性本能。

  「有跟谁比较过了吗?」

  「是没有,可是交往过的女友说过,十九岁的男人,应该……怎麽说,就是
形状不同。」

  「形状不同?大家的形状都一样呀!」里代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是整体,只是一部份。」圭太生气的回答。

  「一部份……?」

  「就是……唉!不看是不知道的。」

  里代子心跳一下,要看才知道,不就是要看性器的意思了吗?(童贞的阴茎
当然想看喽!)心中低语着,里代子轻咳了一下。

  「被女朋友说那部位的形状奇怪,所以你失去了信心……」

  「是呀!因为被她轻视,所以也就无法做爱了。」

  「女朋友几岁?」

  「同年龄!」

  「那不是性经验还算少吗?嗯……我是大人了,圭太,把裤子脱下来我帮你
看看!」

  「咦!不用了……」

  「有什麽好害羞的?我和你差十一岁,更何况我是叔母,不给我看看,到底
正不正常很难说。」将内心的与奋隐瞒起来,里代子像个老师般的说。

  「说不定是女朋友不会看,圭太的身体根本就很正常,若因此而烦恼绝望,
一辈子都童贞,那太没意义了。」

  圭太点点头,背靠着墙壁将睡裤一起脱到膝盖下。里代子看了忍不住吞了一
下口水。里代子一看到性器就非常的兴奋,圭太的阴茎朝向天挺立着。

  「一样嘛!圭太的和大人一样很了不起啊!」

  里代子的声音很高亢,一伸手就可摸到了,第一次看着童贞的阴茎。有点粉
红色且带有光泽,像是新鲜水果般的放出甜美的香味。

  「可是这个地方很小,应该是再出来一点,再一点……才对吧?」圭太指着
阴茎前端。

  「你这麽说好像……」里代子伸出手去摸着阴茎的前端,身体不自觉的抖了
一下。

  「我的身体还是有问题,像小孩子长不大。」

  「才没这回事,这麽大就已足够了。这边能勃起到这麽大根就是大人了,这
应该是个人差异才对。」里代子想起丈夫的阴茎,前端好像也不大。

  「真的吗?」圭太追问。

  「真的!何况小孩子那会这麽硬!这麽大?更不用说勃起了………」里代子
脸上热气上升,红着眼,不自觉的握着阴茎的手指开始抚摸。

  「真的……好棒……好壮!」里代子边说着边用五根手指头握着开始动。

  「啊……哦……」圭太低声呻吟。

  「怎麽了?圭太,哎呀!我在做什麽……?」红着脸匆忙的将手放开。

  圭太将里代子的手用力抓住靠近自已………

  「呀!不行啊!做什麽呢?圭太?」

  圭太强迫的,将里代子的手握住。

  「叔母呀!我想要有初体验,我想成长为大人!」圭太脱下在膝盖上的睡裤
与内裤,抱住里代子疯狂的亲吻着,找寻着唇………

                四、

  「等一下,圭太……」年轻男孩的体臭令人晕眩,里代子躲他的唇。

  「我们是叔母与甥侄的关系,你要忍耐,相对的………」里代子跪在他的股
间之前。

  「用嘴替你弄好了,知道吧!这样来解消你的欲望好了。」

  「呀!叔母,怎麽……喔……」

  里代子将阴茎整个含入嘴内吸吮着。(好吃……)疯狂的吸吮着,用舌头缠
绕着。(童贞的阴茎……)内体上与精神上都深受感动,一股热气冲到头上,花
蕊已湿了,圭太快感的呻吟着,这个声音刺激着里代子,用唇部包裹着上下的摇
动。

  「啊……哦……那……样做……太爽了……啊……」圭太慌忙的抓住里代子
的肩想将腰部往後挪。

  「会,会出来呀……」才这麽叫着,阴茎就激烈痉挛着,白色的液体直射入
里代子的口中,咕噜的喝下两口………

  里代子的呼吸声很急,仍继续的将阴茎含在口中,毕竟是年轻男子,阴茎还
是没有缩水。里代子全身像被火烧似的热。(这个如果放入里面……)花蕊的柔
壁因欲望而疯狂。

  「圭太,我受不了……」里代子说着将圭太压倒在床上。

  「我的身体已忍耐不住了,你看看,放进去,插进去,进来吧!啊……」自
己也不知在说着什麽……没有一点头绪,里代子匆促的将内裤褪下,卷起裙子露
出白色屁股,跨在圭太的腰上。

  「一次就好了,两个人的秘密,让圭太甜蜜的滋味……」自言自语的说,里
代子将圭太怒张的东西引导至湿润的花蕊,慢慢的将腰落下。

  「啊……好……好爽!」

  「嗯……好棒……」里代子将两手放在他胸上,挺着腰。圭太的手则抓住里
代子的屁股。

  「如何?圭太这就是男女的性……啊……好……好爽!」

  「太棒了,这麽舒服又要射精了……」

  「还不行,再用力插进去一点,啊……好爽……」里代子的上身弯成弓型,
白色的屁股前後激烈的摇动。里代子因年轻童贞的肉体,而失去理智………

  「嗯!让我吸这个乳房。」在圭太脸上摇晃的白色丰满乳房,圭太用两手握
住,浮起脸吸吮着。

  「好……」里代子口中甜美的叫声,乳房被吸吮的快感使得花蕊更灼热。里
代子更加疯狂激烈的扭动着屁股。

  「吸吧!吸吧!啊……我快出来了……圭太,出……出来了……」里代子全
身硬直而痉挛的达到甜美的高潮境界。

  「啊……我也……出来了……」圭太叫着挺起腰,射出男人的精液。

  里代子无力的倒在圭太身上,喘着气而不动。

  「再做一次!」圭太抱住里代子,里代子喘着气尚无法停止,呵呵的笑着。

  「我想从背後的体位做做看……」他用大人自信的口吻说着,离开里代子的
身体将她转向背面。

  「呀!太羞人了,这种体位,圭太,啊……」光着下半身将白色屁股抬高的
体位,使里代子既羞耻又兴奋。圭太抓着里代子的屁股,立刻准备插入。

  「这种体位最适合像叔母这种淫荡的妻子。」圭太也兴奋的将愤怒、潮湿的
阴茎,对着花蕊一口气的埋了进去。

  「啊……哦……」里代子尖喊着,圭太从一开始就激烈的摇动着腰。

  「啊……受不了……的刺激……像在强奸一样……」

  「好……啊……圭太最棒……嗯……啊……再……再用力……刺……用力刺
……」里代子疯狂的嘶喊着,尽量抬高屁股,忘我似的淫乱。

                五、

  当夜,躺在床上打着哈欠的裕一说。

  「今晚圭太回去了,我们就乖乖的睡吧!」裕一自言自语。

  「唷?老公这麽说,好像是因为要给圭太听,才努力做爱哦!」里代子坐在
化妆台前,笑着说。

  「的确因为隔壁有圭太的存在,引起你的刺激吧?」里代子内心想着何止被
听,都被偷看到了。

  「你那麽疯狂,也是被刺激的吧!」

  「有一点!」

  「对圭太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他还是童贞吧?」

  「这种事我怎麽知道?」里代子心中想着,我已使他变成男人了。

  「休假都来这边住,应该连女朋友都没有吧!他和我不同,没有女孩子缘。」

  「这麽说好像你很有女人缘?」

  「当然!我在圭太这年纪时,就有情书、有礼物、也有女孩打电话来,就因
为太有女孩缘而苦恼过………」

  「我不认识大学时代的你,怎麽吹牛都行。」

  「比较起圭太就不行,明年都二十岁了还是童贞。」

  「这个时代来说算是稀少的了。」

  「不,说不定他早已经体验过了。」

  「是吗?」

  「最近的年轻人都晓得欺骗大人的技巧。」

  「圭太才不会……」

  「假装是处女的女孩多的是,假装是童贞、纯情的少年,圭太已不是少年了,
说不定就是这种手法。」

  「那麽说,圭太不是童贞喽?」里代子敷着脸转向老公。

  「喂!干嘛那麽认真。」

  「没有呀!」

  「就是嘛!连里代子都认为圭太是童贞而高兴,不知道女人的年轻男孩是可
爱的,圭太就是利用这种女人心去欺骗年长的女人或人妻吧?」

  「是吗……」里代子不满的口气。烦恼着自已阴茎的圭太,那麽漂亮的粉红
色,不可能不是童贞。

  「来这里的圭太是纯情的童贞男孩,说不定在朋友的面前高兴的自夸着如何
跟女人做爱的经验呢!」里代子不懂,童贞并没有物理上的证据,只是主观而已。

  (对,圭太一定是童贞没错。)里代子想着将敷脸面膜撕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