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的家教

  
作者:不详
字数:6497字

  在亚洲的一个小岛,一个稀少的村庄里,住着一户朝起耕田,晚上休息,生
活规律平常的农家。因为农产不很好卖,虽然户长陈东多次改良,但收入依然不
很多,所以陈东与其妻陈美再生下一个孩子以后就未再生育。陈东专心鱼农耕的
作业改良与农产,陈美就专心的照顾儿子陈扬与丈夫陈东,而过着平常的生活。

  再不知不觉,陈扬也就准备过16岁的生日了,眼看着儿子长大的陈东,再
心理最伤透脑经的就是为这宝贝儿子的成长。

  陈扬老是看着他母亲秀丽的样子,这陈东很早就发现了,只是一个乡下小镇,
哪有很多漂亮女子让陈扬去欣赏比较,并且陈扬自12岁以后就多次询问陈东有
关他生殖器的事情,专注於农产改良的陈东,难以分心,并且也认为这问题实在
羞於解决,就这样一值拖着道16岁的生日了,陈东心想儿子也到成年之时,再
拖下去,恐怕再过几年要为其子找配偶不易,心理变默默下定决心,要好好的教
导儿子。并且把这想法告诉其陈美,陈美也休红着脸,两人一同决定再儿子16
岁生日当天,要好好教导他。

  到了陈扬生日当天,陈美准备了钗h美食与红豆饭,与陈东一起为陈扬庆生,
陈东带了私酿的陈年好酒,与其子陈扬陈美一同庆祝陈扬16岁生日。用嫔鼠幙
祖F说:儿子阿,恭喜你今天16岁生日了,为父要以父亲的身分送你一份贵重
礼物。

  陈扬:我可以先知道礼物内容吗?

  陈东:当然了,礼物就是你的成年礼。本来一般礼俗,都是18岁就准备找
结婚对象成婚,就算成人,不过我们陈家有些不同。

  陈扬:不同?哪里不同?

  陈东:不同的地方,在於为父必须先教导你有关成人的变化,你之前不是一
直询问为父有关你嘘嘘的地方,看到你母亲就会勃起吗?

  陈扬:对阿,这是为什麽?〈脸红〉陈东:这就是因为你长大成人,开始能
生小孩子。所以有些基本的为父要亲手教你,在那之前,你先把衣服脱光光,与
为父一起到浴室洗个澡,为父仔细说给你听。〈镇静〉陈扬:好阿!

  於是陈东带着陈扬到浴室,陈扬兴奋的到浴室前拖光衣服以后,抱着心中满
满的疑问迅速的拉开浴室拉门,发现陈美已经裸身蹲坐在在欲缸旁边,眼见此景
的陈扬,满脸通红的急退出浴室,陈东已经在后面挡住,镇静的说:没什麽好害
羞的,你长大了,很健康很好,进去吧。你妈与我要好好教你。

  陈扬看看陈东严肃的神情,知道父亲是认真的,所以勉为其难的转头,但总
会不知不觉的看着母亲羞红的脸貌,又不自觉的喵着陈美的阴户。陈美羞红着不
敢看自己儿子,闭着眼睛静静等坐着,陈东往前走上,毫不掩饰自己的阳具,并
且指着自己的阳具给自己儿子看,说道:陈东:人分男女你已经是知道了,你的
阳具看到女人会勃起,很正常,你看为父自己的阳具也是勃起的,别害羞,男人
没什麽好害羞好怕的,你看这里. 陈东手拉着陈美站起,用手指玩弄的陈美的阴
户,对陈扬说:陈东:这叫做阴户,16年前你就是从这里出生出来的。

  陈东把手指插入陈美的阴户里面玩耍,边玩边说道:本来这旁边有你妈的阴
毛,为了让你看个仔细都剪光光,看好,这就是你妈的阴户,男人用阳具像这样
插入女人的身体,然后把白白的精液射到里面,就会有小孩从里面出生。

  陈扬满脸兴趣盎然的专心聆听着陈东的说明,陈东用手玩弄娇羞的陈美阴户,
同时陈东把手指沾染上的阴户流出的液体用嘴巴吸给陈扬看、说道:这叫做爱液,
当你妈想被男人插入时,就会流出这种口水,流出这口水很多时,就代表你妈很
想被男人插入,在身体里面把白白的精液射进身体。

  陈美跪作把屁股朝向陈扬,举高,然后陈东把自己的阳具插进了陈美的阴户
里,表演给陈扬看。说道:就像这样。

  陈扬:好像狗???

  陈东:不错,很像狗,女人这种动物,为了爱自己的男人,是可以变成一头
温驯的母狗,你要了解。

  陈东把自己的阳具拔了出来以后,看着陈扬已经比较不会脸红,就说道:你
都记住了吧,这种生小孩子的事情,用在狗身上叫做交配,用在人身上叫做相干。

  相干是粗话,用好听一些就是做爱。那麽现在???

  陈东退让一旁,拉着陈扬的手插入陈美的阴户里说道:别害羞,别认为这会
脏,这可是你妈的口水。

  陈扬镇静一下以后,就把玩着自己妈妈的阴户,并且学陈东一样舔。

  陈扬:咸咸的???味道怪怪的有些恶心。

  陈东跪下用力吸吻陈美的阴户,边吸边说道:这代表你还不懂,你妈与你还
有我是世界上最亲的人,你妈的阴户除了我以外没有别人干过,是最乾净了,现
在你知道有些人只要收钱就肯给任何男人插进来为什麽会很脏了,因为不知道这
个洞里面有几个人的精液。像你妈这样只给最亲的人干,才是真正的良家妇女。

  陈东退让一旁,指指陈扬说:现在你把你的阳具插入你妈的阴户里. 陈扬讶
异,不自觉的问:可以吗?可是我听人说???

  陈东:人家是人家,你是陈家独子,以后为父走了,陈家要靠你,所以你不
可以不知道,男人与女人的关系. 陈扬心惊胆跳着不自禁的盯着母亲陈美的脸庞
与美丽的肉体看着,陈美娇羞着转过头来跪着,双手抱着陈扬的屁股,温柔顺从
的含着陈扬的阳具,不断用舌头缠绕着陈扬的龟头,一瞬间陈扬便射精了,喷在
陈美整个脸上,陈美高兴着用指头舔着陈扬浓烈白稠的精液,喜悦的看着陈扬,
就好像看着恋人一般,让陈扬心花怒放,陈东看时机成熟,继续说道女人天生下
来就是给男人干,给男人用,服恃男人,给男人支配与征服来用的。相对的男人
就是为了干女人,支配女人,奴役女人,占有女人,当然,也要保护女人,就像
保护自己与自己的家当一样。

  陈东扶着陈美的下巴,继续说着,万物分阴阳,时日分早晚,看着阴户与你
的阳具就知道,男人与女人就是这样的关系,无论母子或父女基本上也是如此,
所以你就大方插进去,这女人不是别人,在你结婚之前,你要知道。现在你已经
是男人,不再是小孩。以前你还没长大,这个女人是你妈没错,他生下你养你长
大,你与你妈都靠我种田养活,但现在你长大了,今天就是你16岁生日???

  陈东边说边看陈扬,发现他不断凝视着陈美,身体颤抖着,知道已经差不多
了,就拉着陈扬的手去摸着陈美的头顶,说:抓着这头发,但现在这个叫做陈美
的女人,只不过是你的东西,是你的女人,你已经长大成为一个男人,我不在以
后你还要继续饲养这个东西,这东西就是你的家当也是你的奴隶,在你结婚前现
在就先占有她吧。

  陈扬吞了吞口水说道:妈???

  陈美喜悦却又娇羞望着陈扬,然后双手扶抱着自己上半身,转过头去把屁股
举高对着陈扬,她的神情就像是第一次与人结合一般,陈东严肃的说道:现在起,
你就叫她美,或者叫她奴婢,丫头。身为一个奴隶,一种东西我没准她说话,她
是不会回答你的,除非你是她的男人,她的所有者。所以???占有她吧!

  忽然,陈扬像是脑中麻痹了一般,抓住陈美的屁股,将阳具对准了陈美的阴
户狠狠的插了进去,身体不自觉的前后抽送,陈美不自觉得呻吟起来,更刺激着
陈扬用尽全身力量摇动身体,用阳具顶着陈美的阴户,陈东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儿
子表现,又继续说道:以前你是美生的小孩,所以她煮饭喂养你,等你占有美以
后就不再是小孩子,以后要懂的独立,因为你已经是大男人,然后要饲养美,所
以美以后就是你的奴隶,供你发泄,舔你的阳具,喝你的精液,煮饭服恃你都是
应该的。

  陈扬一听候便用手颤抖着抓住陈美的头发,摇动着陈美的头,陈扬喘气着说:
美!叫大声点!说,说你是我的母狗,是我陈扬的女人。

  陈美边喘边回应着说:是???是的,美是您的母狗,美是您的女人。请请???

  美有些心底话想说,请少主扬准野ㄠA陈美说给您听。

  陈扬边猛烈抽送边回答:说吧。

  陈美:陈美好高兴,少主您终於长大成人,占有奴婢美,奴婢美是最幸福的
女人请??您好好疼爱奴婢。

  陈扬:是吗,那以后???

  陈扬猛烈抽送中,激情的说出:你就是我的厕所,我要一直干你一直干!

  陈美:是!是!美是供您发泄的厕所,只要您喜欢不管是大小便还是干美,
美都欢迎。

  美???美是世上最幸福的厕所。

  听到自己的母亲这样说,陈扬一时忍不住,激动的把所有白浊的精液全部射
进自己的母亲,陈美的身体里面最深处,激情过后,陈扬就软趴趴的趴在陈美的
身上,迅速与满足的进入梦乡。陈东扶摸着陈美的头发,笑说,我们的孩子终於
长大了。陈美也满足的舔着陈东的阳具,细声的回:嗯。

  一家和乐融融的陈家,独子陈扬刚过16岁生日,正是英俊挺拔的年轻男人。

  家长陈东感觉非常满意,自从她16岁生日后,便十分有主见,并且十分有
活力,不但主动用心的协助陈东的农产事业,为陈东分解十分庞大的劳务,使得
陈东更能够好好专心在农务上,而增加产能,很是赚了些钱,不过通常陈东为了
精算农作成本,要儿子先回家,陈扬也兴高采烈的回家。

  陈扬高呼:我回来了。

  陈美走了出来跪坐在玄关,高兴的对陈扬敬礼,细声道:欢迎回家。

  自从陈东好好教育儿子以后,陈美对陈扬的态度就不再是母亲对儿子的态度,
而是女人对男人的态度。美问:东老爷呢?

  扬淫邪的笑说:她在忙,所以本爷先回来好好疼爱你。

  陈美一听不禁脸红羞到:能被少主疼爱是美的幸福,美回房间准备。

  陈扬上前一把抓住陈美的头发,压注她的头去舔自己的阳具,笑道:我这里
相当不舒服,我要你马上服侍我,供我上你这厕所。陈美满脸通红的说:可是这
里是玄关。陈扬吼道:就算有人来也不用你担心,你这厕所,给我舔!

  陈扬用力压注陈美的头,把自己的阳具直接插入陈美的嘴巴,陈美眼睛闭起,
忍受着陈扬粗暴的对待,陈扬笑说:原来男人跟女人就是这样的关系,还真是爽!

  身为男人真是很爽!可是美!我问你,你这样会爽吗?

  被你儿子这样搞?

  陈美好似没听见一般,很专注的用舌头惭缠绕着陈扬的龟头,直到陈扬把压
注陈美的手放松,然后轻柔问道。

  陈扬:美,回答我?你被你儿子这样肏会爽吗?

  陈美:嗯,很辛苦,可是很快乐。

  陈扬:我不懂,辛苦又快乐?

  陈美:嗯,就像你父亲教的,女人就是这样子。因为在怎麽不愿意,女人没
有很大的力气,可是男人有。万物总有其用途与规矩,女人是男人的财产之一,
女人为了让男人能疼爱,从头到脚都长的很美,声音好听,这些都是为了让男人
占有,而男人为了保护与宝贝自己的财产,所以就星看罅α浚;げ飘a,或者
争夺财产赚娶财产. 陈美两手温柔的包住陈扬笑说:16岁以前你还没长大,我
是你妈,你要听我的,可是现在你是男人,是占有我的男人了,如果坏人跑来打
倒你,我也没办法说不要,那时我的身体里一样会装满不认识的男人精液,变成
别人的厕所。

  也就是说就算你不干,你爸也会干我,你们父子不干我,别的男人也想干我。

  那时我身体里装满不认识的男人精液,也不想活下去了。因为就算我这个女
人只是男人的厕所与所有物,我也是有心的。

  能被自己最亲的丈夫与儿子当厕所来发泄是女人最大的幸福阿,我最爱的少
主。

  陈扬听完便宁是着自己的母亲陈美,现在陈扬的心理发生了暖暖的变化,从
一个男孩锐变为一个男人,她轻轻的脱下陈美的衣服,用嘴唇贴住陈美的嘴唇,
不断的亲吻着陈美全身每一处,抚摸着陈美的阴户,口气也变得更粗暴些,陈扬
说道:你这贱货,看你的口水有这样多了,你是不是想被干呢?

  陈美红着脸,怯弱的说道:是,少主。

  陈扬得意的笑道:果然就是一条母狗,陈扬脱下自己的裤裆,把阳具掏出后
就直接插入陈美的湿漉漉的阴户里面,插进去以后陈美的阴户紧紧的包住陈扬的
阳具,陈扬忽然激动的就用全身力量用力的插到最深处,双手抱起陈美,边走路
边抽送着陈美,陈美的身躯娇小宛如玩具一般被陈扬上下抖动着晃来晃去,陈美
眉头紧锁,红着脸面说:求???求您少主,别走道外边去让人瞧见???

  陈扬得意的笑说:你这条母狗还怕被人瞧见?我看街上的母狗都是随地就被
公狗干,有的还可以边干边走路,就像这样。

  陈美上下晃动的说:可???可是?可是人家???

  陈扬用力干着陈美的最深处说:你想着如何被干道爽就可以了,一个厕所不
会害羞或者害怕在哪里被干或被怎样干。

  陈扬以轻视的眼光看着陈美笑说:你只要享受被干就好了,你刚刚自己都说
你能被你生出来的少主我干是最幸福的不是吗?

  陈美红着脸不发一语,两手紧抓陈扬的身体贴近。

  陈扬边干着陈美边走出家门口,往前望去是一片农田,周边毫无遮蔽物,让
陈美更害羞而紧接着陈扬,陈扬骄傲的笑说:我忽然想到,父亲说这样干会生小
孩,如果我干你干到生小孩,那小孩是你的儿子还是你的孙子?呵呵。

  陈美轻声细语的慢慢说:你父亲有给我吃家传秘方避孕药,所以不管你怎样
干都不会生小孩,除非我不吃药。因为母子生出来的小孩容易会缺手缺脚。

  陈扬笑道:原来如此,所以一般人家才不准母子相干,就是怕生怪小孩吗?

  陈美:嗯,因为秘方不是人人都有也不是人人都知,所以一般都是不准母子
相干的,这是你父亲告诉我的。阿阿!

  陈扬边干边走道井旁边,把陈美上半身放下,拉住两条腿思开,让下体紧紧
互相贴合,陈扬满意的抓紧陈美的乳房,缓缓却沉重的推挤着龟头,尝试要更深
入陈美的身体里面,陈扬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龟头顶住陈美的肉壶最深处,但依然
想继续更深入,就好像想插破肉壁一般的用尽全身力量重动的顶住,让陈美不断
深呼吸急喘,却又呼不出声音一般的牢牢抓住陈扬,陈美阴户里面不断的狂吐出
奸细透明的爱液顷到在井旁,夕阳西下的陈美脸庞与身躯特别是迷人,柔顺完全
不抵抗的神情让陈扬心底更形疯狂,陈扬砥柱陈美的隆起的下腹,不断的推挤冲
撞,两人彷佛都已经到最后关头一般的紧紧拥抱。终於陈扬与陈美一同高呼,从
阴户里面不断窜出陈美与陈扬的精液与爱液的混合液,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此
时陈东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旁边观望,但陈扬与陈美都没发现。陈东心想,相干到
眼中没他人,还在户外这样干,看来儿子还真是活力充沛,该为他找怎样的媳妇
才好呢?否则他这样干,我跟着上,陈美不晓得会不会受不了。

  陈东在旁边凝视着陈美陈扬两人紧紧拥抱的样子,环绕一圈发现他们的阳具
与阴户竟然一直都紧贴在一起,就缓缓着推送着陈美,把陈美推到陈扬上面,陈
东发现两人竟然都彼此沉醉其中,对陈东的动作丝毫没反应,陈东心想,爽成这
样,好。陈东下定决心掏出自己的阳具,并且在陈美与陈扬生殖器接合的地方不
断抚摸,发现陈美的阴户周边早已泛滥成灾,陈东轻轻松松的就能把三跟手指插
进陈美的阴户里面,虽然陈美的阴户已经插着一只肉棒,陈东本来只是猜想而已,
没想到爽到这种程度,陈东也就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肉棒往陈美的阴户里推,只
听到扑通一声,陈美惊呼「阿!」陈东用力挺进这个最熟悉不过的女人肉体,一
气到底顶住陈美的肉壁,肉壶传来空前的饱和感,好像蜜壶要涨破一般,陈东从
陈美背后一插到底,而陈扬也於此时醒来,笑说,爸爸,欢迎回家。

  陈东也笑说:好儿子,没想到你才刚用完这厕所,你肉棒还这样硬。因为这
厕所太好玩了,真是欲罢不能,我竟然舍不得离开美的肉洞呢,这种感觉真是很
爽。

  陈美感觉到自己下体传来阵阵的苏麻感,快感让陈美的身体一动都无法动,
陈美的眼祥韝?

  与口水也跟着缓缓流出,胸前快速的起伏,陈东惊讶的说,我跟美结婚这样
多年,不曾看到美被干成这样过,可见得一定很爽很幸福,所以好儿子,我们一
起让美升天吧。陈扬振声疾呼:好!把美干得升天。陈东说:我署一二三,我们
同时抽送,陈扬回:好!两人同时用力箪吽A陈美的肉壶在两父子齐心合力下,
更分泌出大量的爱液,几忽是喷出般的从陈美的肉壶冒出,陈美张嘴,娇喘声以
纤细到被阴户惨遭两父子蹂躏的声响锁掩说C扑通扑通扑通的声音十分响亮,让
父子两人更用力的不断往陈美的肉壶里面直进直出,不一会,两人认为这姿势不
好用力,便一起站起,把陈美举起来,陈美就像一个断线木偶般,任两父子联手
糟蹋。

  陈扬看着陈美粉红脸色与迷离不清的神情,口水鼻水眼略?_ 流的满脸都是,
身体就像木偶一般失去生气,手脚彷佛被父子两人用肉棒夹紧乱甩,娇小的身躯
被陈扬与陈东的身体包附着紧密,强大的力量与快乐互相压迫让陈美任凭父子两
反覆不断的进出陈美的身体,此时陈扬疯狂吸吻着陈美的口水鼻水与眼笠晹钗膜
禲A同时不断回响起小时后的母亲,对陈扬的关爱,生气,欢笑,以及被陈扬问
起生殖器时的娇羞,以及各种母亲生活上的种种,当陈扬是小孩时候所感觉到的
母亲,是近亲近却又遥远的存在,总是不能自我控制的追寻着母亲的身影,总感
觉到母亲逐渐的缩小,而现在,陈扬发现母亲陈美有如木偶一般的成为自己的所
有物,比过去更接近的距离与母亲紧贴身体,不自觉得让阳具在充血冲刺着母亲
的肉壁,想起自己是从自己正在用龟头凌虐的肉壶里生出来时,陈扬感觉到自己
身体的深处有着满满的热液要冲出来,忍不住在射精的一刹纳,大叫「妈!我回
来了」

  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就这样紧紧拥抱在一起,直到无限的夜笼罩大地。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