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南脅迫小公主反出楚國,一路往罪惡之城方向前進著。在一樹林里,小公

主此時被點了穴道,坐在對辰南大發她的公主脾氣,而辰南則坐在一邊打坐恢復

元氣,以對付隨時可能追上來的追兵。

  小公主開始大罵:“敗類、臭賊你最好放了我,你對我的無禮我可以既往不

咎……”小公主見辰南只顧打坐完全不理會自己,此時小公主更是怒火中燒,狠

狠地道“辰南,你敢無視我,好,你行,終有一天我要你為這段時間來對我的折

磨付出代價”小公主見辰南還是繼續打坐沒有理睬自己,她自己叫了一會兒也覺

得無聊就閉嘴了,只是兩眼珠不停的轉動著,顯然在打什麽鬼主意。

  過了大約一個時辰,辰南睜開了眼睛,眼中的黃色光芒大盛,顯然功力恢復

了。而小公主見辰南醒了又開始大叫道:“喂,敗類,我楚國高手很快就會追來

的,你最好識相點乖乖放了我”。

  辰南看見小公主此時坐在草地上正對自己大吼大叫,就走了過去辰南坐在小

公主的身邊,小公主頓時驚叫道:“你干什麽敗類,你離我遠點,不要靠那麽近。”

辰南一只手托著小公主的下颚,道:“你最好認清楚眼前的事實,你現在不是小

公主而是我的俘虜,你明白嗎…我的小侍女”

  小公主小臉氣得通紅大聲怒叫道:“死敗類,你別做夢了,我堂堂的公主怎

會做你的侍女,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瘋了不成?”

  辰南陰聲道:“若你認不清楚現在的情況,那我得用實際行動來告訴你”

  小公主一聽辰南要好像要對她出手,頓時不敢再大聲吵鬧,但腦中想了一會

兒暗道:死敗類是虛張聲勢的,他不敢動我一根毫毛的,我雖然抓了我,但也只

是把我當護身符來用而已,嘴上是凶了點,但絕對不敢對我出生的,死敗類,走

著瞧,我要你好看。

  小公主想通辰南不敢動她,聲音又大了很多,又開始挑釁道:“敗類,你敢

動我一根毫毛嗎,量你也不敢的,哈哈,我看在給你一萬年都還是一個無膽匪類,

不敢動我的”小公主說完發生大笑。

  辰南本來心里就著急,怕被楚國的高手追上,把他大卸八塊,之前看小公主

吵吵鬧鬧得受不了,才嚇嚇她。但想不到她才靜不過一會兒又開始大聲的嘲笑自

己。此時辰南心中的無名怒火,在聽她說什麽給自己一萬年還是無膽匪類這句話

真正的命中要害,一萬年前的事讓他無法忘懷,一萬年前的窩囊讓他重生之后還

是根根于懷。此時辰南全身真氣不停的流動著,身體也氣得渾身發抖,不知是氣

小公主的話,還是氣一萬年前的事,不過此時辰南知道自己只有發洩,無論是心

理上,還是身體上都需要發洩,而最好的發型目標當然是小公主。

  辰南邪笑的走到了小公主的身前,小公主見辰南臉上的表情跟平時完全不一

樣,充滿著淫亵惡心,頓時驚叫道:“敗類,你干嘛,快滾開,別靠近我”。

  辰南看看美麗動人的小公主道:“哈哈,干什麽,當然是干你了。”

  小公主此時被辰南的表情跟言語嚇到了,語音有點顫抖的道:“死敗類你…

…你別說大話了,你敢動我,跟我父皇不會放過你的,整個楚國都不會放過你的

……」

  “放心,我親愛的小公主,我不會破你身的,嘿嘿”辰南一臉淫笑之色,他

心中此時充滿了龌龊的想法,他此時只想發洩,其他都不想。

  “我就知道敗類你沒這個膽的。”小公主聽辰南不破她身就放心了很多,又

敢跟辰南對著干了。

  辰南突然伸手撫摸著小公主雪白的粉勁,嚇得小公主大聲尖叫道:“你干什

麽敗類,快把你的臭手拿開。”

  辰南靠近小公主的耳邊吹著氣小聲說道:“親愛的小公主,你很快就會體會

到快樂無比的事了,還有我不想聽你在吵鬧了。”

  辰南伸手快速點了小公主幾處大穴,令她本來就不能在說話。

  小公主到此時才感到事情不妙,眼中露出了恐懼之色。

  但立刻又換了副表情,眼睛悄悄地擠出了眼淚,此時臉上滿是淚痕,樣子顯

得楚楚可憐至極。

  辰南將已經完全沒有了反抗能力的小公主慢慢的抱在懷里,讓她那動人的嬌

軀軟軟的全靠靠在自己身上,小公主不時的緊張的抖動著,兩眼充滿著害怕跟求

饒。可惜此時的辰南已經不是平時的他,辰南手開始撫摸著小公主的身體,並沿

著她動人的曲線遊走起來,口中卻還不肯放過小公主道:“這就是公主的身體啊,

的確動人,不過光看表面是不夠的,不是里面如何。”說完就

  抓住小公主的領口,快速的拉開了她的衣衫,隨著辰南的動作小公主那雪白

的肌膚一點點的露了出來,看著衣服漸漸的被辰南解了開來,小公主此時有點絕

望。難道我的清白之軀就要毀在這個殺千刀的敗類手中嗎,可是他之前明明說不

破我身的。

  此時小公主的身上的粉紅色外衣已經給辰南解開了。辰南的手迅速的滑入了

肚兜內,隔著紅色的肚兜在雪白的肌膚上遊走著,另一手輕輕的扯開了小公主綁

在脖子后面的肚兜衣代,然后用力一扯將那肚兜給拉了下來。

  小公主此時全身動彈不得,又不能言語,只能任由辰南剝開自己的衣服,心

里充滿了屈辱,怨恨可謂比天高,比還深。但此時又不能反抗,就是想嘴上痛快

的罵一下都不行,只能以充滿憤怒和怨毒的眼神看著辰南。

  小公主此時上半身是完全赤裸著的,一對豐滿的白嫩大奶子不停的在空氣中

搖晃著。辰南癡癡地看著小公主完美性感的身體半裸著躺在了自己懷里,肉棒好

像非常饑渴的硬了起來。也對,辰南都是萬年老處男了,無論是萬年前還是萬年

后,這都是辰南第一次看到女性的肉體。

  辰南目瞪口呆,雪白無暇的肌膚,嫩得幾乎可以捏出水來,還有那豐滿又白

又嫩的乳房,無處不在誘惑著辰南。

  辰南深吸了一口氣,晶瑩剔透的肌膚刺激著辰南的神經,辰南頓時氣血上湧,

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玩弄高高在上的公主,他此時非常興奮。

  辰南的手慢慢的在小公主的玉體上移動著,最后停在小公主高聳的乳房上,

握住了小公主一雙豐乳。小公主的乳房大小適中,辰南兩只大手剛才一只手一個。

只覺柔軟如綿,彈性十足,辰南雙手輕輕搓揉著,讓小公主那對彈性十足的乳房,

在其手中變化出各種不同的形狀。

  乳房被玩弄,不到的傳來陣陣快感,小公主極力抗衡辰南的玩弄,極力抗衡

來自身體的快感。

  辰南突然伸手把小公主的裙子跟底褲都剝了下來,此時小公主是全身赤裸著

的,她高貴的玉體正完全赤裸著暴露在空氣中。

  很快,辰南把小公主擺成狗爬式,讓小公主的上半身趴在草地上,雙腿跪著。

  只見小公主修長的玉腿,肌膚雪白細膩,一對渾圓的大屁股高高豎起在辰南

面前。小公主的腰身很細,上身這麽一趴低,曲線更加完美,讓辰南在大飽眼福。

不過,小公主此時的表情就不那麽配合,小臉扭曲,銀牙都快咬出血來了,這樣

子怎像要開始尋歡作樂呢。該死的敗類,你今日對我的羞辱,我楚钰發誓我一定

要把你殺一千刀,讓你生不如死。

  辰南看到小公主的肉穴,像兩片粉紅的花瓣一樣,肉唇微微張開,隱約可見

鮮紅的通道。“這就是公主的身體啊,果然不同凡響,夠料啊”辰南看著小公主

的赤裸的玉體贊歎道。

  辰南仔細看著小公主的屁眼,只見那四周布滿了粉紅的細紋,肛肉不時地收

縮著,細小的屁眼因為緊張而一張一合,辰南看著小公主美麗的屁眼,感歎道:

“小公主啊,你的屁眼看起來不錯呢,不知用起來如何呢。”辰南到底什麽意思,

用起來如何,小公主心里有些不明白了,屁眼怎用。辰南看著小公主道:“的確,

我不敢破你的處女之身,但我敢破你的處屁眼,哈哈。”辰南興奮得接著道:

“你們楚國那些老怪物可以很輕易地看出你是不是處女,但絕對看不出你的屁眼

是不是處的,哈哈,除非那些老怪物也玩過你的屁眼,才會知道你的屁眼是不是

松了,哈哈”辰南說完放聲大笑,笑聲在樹林里回蕩著。

  小公主此時知道辰南要干什麽了,她心里充滿的屈辱,害怕,她甚至希望辰

南破她的處女身,也不希望辰南動她的屁眼。因為辰南一破她身,那他覺得死定

了,但如果他動她的屁股,小公主是不可能對外人說辰南插過她的屁眼得,以小

公主的高傲她會隱瞞著的。

  辰南的撫摸著小公主翹起的屁股,小公主的屁股又滑又軟,圓滑細嫩的銷魂

美感,使得辰南對小公主的屁股愛不釋手,不停的撫摸著。

  辰南細細撫摸著小公主的美股,不時低聲道:“公主……你的屁股真的好白

…好有彈性啊…真不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