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一炮雙響送走了劉秋菊,小雄下了樓,在樓口的小吃鋪吃了點東西,就

溜溜達達的閑逛,不知不覺的就逛到了公園。擡頭看看天就走進了公園,今天公

園的人很少,他找了一個僻靜之處的長椅上坐下,內心很孤獨。

  這時發現在長椅下面有個黑的的手提包,拾起來打開一看,里面有四千多塊

錢,還有一些看來是女人隨身攜帶使用的小東西,和一張身份證,證件上是一位

叫金一平的女人。

  小雄想她丟了皮包一定很著急,于是待在那兒等了一個小時,不見有人來尋

找,小雄再看地址在快出市區的地方,很遠的,就回家開上媽媽的奔馳車幫她送

去。

  到了身份證上所注明的地址,是個平房,按了兩聲門鈴,沒人來開,小雄就

耐心地等著,過了一會兒,還是沒人出來,試著推推門扇,竟然沒鎖,小雄開了

門走進客廳,沒人在家,本想放下皮包就走,后來想想這樣不太禮貌,就坐在沙

發上等著。

  一會兒,尿急了,想上個廁所,走到后面浴室,想撒泡尿,陡聞浴室里傳出

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

  小雄想會不會有人在浴室里滑倒了,受了重傷?

  把門推開,哎呀!浴室地上正有一位中年美婦,長得風騷豔麗,略顯豐滿,

半倚半靠地坐在牆角,閉著媚眼,雙腿叉開,食指在她陰戶中扣弄著,臉色豔紅,

媚唇半開地嗯哼不已。

  她在那迷的桃園洞口中,用中指和食指撚著陰核,陰唇微張,淫水滴滴外流,

另一隻手則揉著她的乳房,肥碩的奶頭挺凸跳動,她挖著挖著,接著屁股一挺,

又落了下來,進入了半昏迷的狀態中了。

  小雄站在她面前,看得全身發熱,忍不住脫了褲子,沖過去摟住她,一口就

吻上了她的肥乳。

  她昏昏沈沈中受到了小雄的攻擊,欲火滅了大半,張眼看到一個陌生的男子

赤裸裸地抱住她。她驚叫道:“你……你是……誰?……”

  小雄道:“金太太,我拾到你的皮包,在原地等不到人來認領,好心地幫你

送到家。剛才尿急想上廁所,看到你躺在地上用手指自摸,看來你很難過,讓我

來爲你服務,一定會讓你舒服爽快的。”

  小雄一面說,一面攻擊她全身性感的地方,最后,在前身最重要的據點——

奶頭上,又吻又揉,又吸又咬著。

  她叫著:“啊!……這怎麽可以……不……我不要……不可…以……啊……

啊……”

  小雄火熱的嘴唇吸吻著,一雙魔掌上下撫摸著,摸乳撚陰,使她顫抖著,漸

漸地抵抗的力量減弱了下來。小雄再用大雞巴頂著陰部,手指頭在陰戶順著細縫

上下撫摸。

  她雙手緊握著,豔麗的臉上紅通通的不停地搖著頭道:“嗯!……不行呀…

…這位……先生……我……我是有……丈夫……的女人……不可以……和你……

和你……通奸……”

  小雄猛然吻上了她的香唇,舌頭熱情而激動地在她唇邊挑撥著,慢慢地,隨

著她漸漸升高的欲念,而將她的朱唇微啓,任由小雄的舌頭軍長趨直入,兩人變

成了互相吸吮翻攪著,忘情地狂吻起來。

  小雄手口並用地一手由她酥背摸起,從粉頸到肥臀,磨娑撫揉著。另一手則

由前胸攀上高峰,在峰頂乳蒂上一陣子揉捏,再順流而下攻進玉門關,使她全身

像無數小蟲在爬著一般,腰部不停地扭著,像是在躲避小雄的攻勢,又像是迎接

小雄的愛撫。

  此時的她尚存有一絲矜持,玉腿緊夾著。小雄最后祭出法寶,一口含住奶尖

吸著,啜著,一手撫摸另一個乳尖,揉著,捏著,另一只手又在玉腿間輕揉她的

陰核,扣著,弄著,使她全身有如雷殛,一陣顫抖,一陣抽搐后癱瘓了。

  低吟喘息聲漸漸大了起來,銀牙暗咬,一頭秀發隨著她的頭兒亂擺,雪白的

屁股也緩緩地篩動著,顯然她的理智不肯,但生理上已放縱了起來。

  小雄繼續延著她的頸后,前胸,乳溝,香嫩的玉乳,各地舔撫,磨舐著。

  金太太不停地扭著嬌軀,口里雖微弱地叫著不!不!但卻自動地挺胸讓小雄

吸吮,腿縫張開,使小雄的指頭在她陰戶中有更自由的活動空間。

  她開始浪叫了起來,內容也變成:“「嗯……哼……不要……哥……啊……

不要挖了……酸死了……浪穴……受不了……求求你……插……小穴……讓你插

  小雄爬了起來,把她放倒在地上,將她粉腿左右分開高舉,大雞巴抵住已微

微張開的穴口,屁股猛力一頂,小雄那暴漲,充血,粗長的大雞巴便擠入穴中。

  金太太咬牙地呻吟道:“啊!……哦……好狠……頂得…這麽急……啊……

好熱……好充實……哼……插快點……喔……喔……啊……快插……」”

  小雄瞧她被挑起情欲后竟這麽騷浪,大雞巴更用力地插動著,一邊以雙手撫

揉她全身的肌膚。

  她繼續叫道:“啊!……美……美死小……小浪穴了……啊……親哥哥……

用力……對……就是那里……癢……再大力點……戳……啊……深一點……再…

…插……啊……美死了……大雞巴……干得……好舒……服……唷……爽……爽

死人了……”

  她的陰唇也一吞一吐地迎著小雄的干肏,兩只玉手在小雄胸前不住撫摸,使

得小雄更快更狠地插著她,雞巴直撞花心,狠搗嫩穴,更在里面磨轉起來,雙手

緊捏著金太太肥嫩的騷屁股,不住地揉動。

  她舒服得陰道肌肉收緊,小雄道:“怎樣?金太太,小騷穴快活了吧?”

  她扭著浪臀,呻吟道:“啊!……大雞巴……很受……用……小嫩屄……給

干……得……快……爽死了……哎哎……讓親哥哥干……快……親妹妹的……小

……浪穴……要丟……丟了……啊……”

  一陣狂挺,陰精泄了又泄,躺在地上,不住地急喘著。

  小雄摸著她的乳房道:“金太太,你的身體好香,好柔好滑啊!尤其這對奶

子摸起來更是舒爽極了,真是太迷人,太美了。”

  她嬌浪地望著小雄道:“貧嘴!你……占了人家的便宜,還說呢!來送還皮

包,竟然強……強奸人家……”

  小雄道:“我的親親小浪穴,我告訴你,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用手插陰戶的那

股子騷浪勁兒,好像饑渴得要死了,我不救你,還有誰能救你呢,嗯?”

  她喘著尚未完全平息的氣兒道:“要不是……我丈夫開刀住院,三個多月都

沒回來,人家才不會這……這麽騷……嘛!嗯!你的大雞巴又硬又有力,比我那

死鬼丈夫勇上好幾倍,插得我舒服極了。啊!你還沒泄精嘛!我們到床上再……

再插好嗎?”

  小雄就應她的要求抱她走到主臥室的床上放下,不住地揉捏著肥挺的雙峰,

問道:“親妹妹,現在想干了嗎?騷屄癢了?”

  她呻吟道:“啊!……啊!……快……給騷屄……插……啊……癢……大雞

巴快……快……肏我……求求你……快嘛……”

  小雄趴到她身上,將雞巴一頂,就插入她的騷屄中,狠狠地抽送,猛沖,猛

頂,猛干,弄得她抖顫著浪叫不已道:“啊!……狠……雞巴……肏死……小屄

了……唔……碰到人家……花心了……啊……真舒服……小穴……需要親哥哥…

…的大雞巴……插……真爽……插吧……樂死了……親妹妹又……又要泄……了

……”

  小雄緊揉著她滑細,雪白的雙乳,吻遍她的嬌靨,心想這麽騷浪的婦人,怎

地如此耐力不足,連連泄了兩次?

  就在這時候,突然房門被人撞開,一個嬌小俏麗的少女沖了進來,一看床上

的西洋景,羞得閉上了眼睛,口中啐叫了一聲。

  金太太本來也被這突發狀況驚呆了,這時眼睛一轉,推著小雄,叫小雄去把

那個少女抓來床上。

  小雄赤條條地下床,抓住少女的粉臂,拉她上床。

  她羞嗔地掙扎著道:“不……要……壞蛋……色狼……不要……”地拼命扭

動著。

  金太太臉紅的像胭脂地道:“先生,這是……我女兒,我們的事……情被她

……看到了,如今之計,干脆你也替她……開了苞,好堵住她的嘴,不然……我

丈夫知道了,我……我就沒法呆在家里了。”

  小雄見獵心喜,插了老半天,尚未射精,如今來了個豔麗的原裝貨,怎還不

欲火高漲呢?小雄見她掙扎的厲害,一口就吻住她的櫻唇,手也伸入她的胸衣內,

抓到了一對肥嫩的奶球兒,色急地又揉又捏著。

  她哼哼地羞掙著,小雄把剛才在她媽媽身上尚未滿足的色欲全部發泄在她的

身上,一手探進了她的裙子里,穿過小三角褲,一把捏住了她那只毛茸茸,熱烘

烘的小陰穴兒,啊!摸起來真的是奇緊,彈性高,既飽突又肥嫩。

  她驚慌地嬌叫道:“不……不要……不……要……”

  金太太在一旁幫小雄壓住她的手以免她反抗,一邊道:“曉韻,不要怕,我

們不會害你的,媽媽叫他讓你舒服,以后你還會吵著要呢!”

  小雄剝下她的學生服,取下乳罩,兩只肥美的中型玉乳抖突突,乳珠兒丹紅

欲滴地跳了出來,再解開她的裙子,拉下三角褲,鼓鼓的小陰戶也暴露在小雄和

她媽媽的眼前了。

  好個成熟的少女肉體!跟她媽媽一樣,屬于肥嫩豐滿型的嬌軀,穴口的陰毛

可就沒她媽媽的多了,但也濃密地蓋在小腹下方。

  小雄的嘴開始吻著她全身的肌膚,乳房,奶頭……乃至她的處女陰戶,漸漸

凸起的陰核,所有敏感的地方都不放過,舔得她是全身扭動,體溫也越來越高。

小雄跨上她的玉體,撥開一雙美腿,大雞巴一頂,對準肉穴猛地就干入了半截。

  她尖叫著:“媽呀!……痛死了……哎唷……疼……疼死了啦……”

  金太太在旁邊幫小雄揉著她女兒的奶頭,好讓她多些淫水潤滑,這時有些擔

心地說:“先生,你倒是輕點嘛!曉韻還是處女呀!你不能像干我一樣地那麽大

力啊!”

  少女節節叫疼,又是一陣掙扎地道:“啊!……我不要……痛……我受……

不了……快抽出……去……我……不要……痛呀……”

  小雄不管她的顫聲哀嚎,替她愛撫著性感帶,讓她分泌更多的淫水,心一狠

地猛地搗了個全根而沒。

  她再大聲喊道:“啊唷……救命……干……干死人……了……呀……”全身

亂扭,叫死叫活著。

  小雄叫她不要亂動,她充耳不聞地越叫越凶,小雄也發狠地越干越重,使金

太太看得搖頭不已地心疼不已。

  又過了一百多下的插干奸淫之后,漸漸地曉韻酥麻了起來,不再感到疼痛,

她這一麻,浪水流了不少,使小雄的大雞巴抽送的更順暢了,一進一出快速地肏

著她的小浪屄。

  她此時口中也羞哼著浪吟道:“喔……哦……現在不……痛了……好……好

舒服呀……嗯……好爽……頂到……子宮了……爽……爽……快干我……癢……

癢死了……”

  真是遺傳了她媽媽淫蕩的天性啊!被陌生人肏的能叫出這話來。

  她媽媽金太太在一旁聽著女兒的浪叫聲,臉兒都羞紅了。這一幕活春宮又引

動了她的淫興,放開了抓住曉韻的手,跨上她的嘴巴,色急地叫道:“乖兒!…

…快幫媽媽……舐舐……媽媽浪……死了……陰……陰戶好癢……快嘛……”

  曉韻不由自主地伸出了舌頭在她媽媽的小穴里舐吮著,一邊挺著那肥嫩的大

屁股,迎著小雄的大雞巴。

  看到這一幕騷女兒舐浪媽媽香穴的鏡頭,使小雄更加像狂風暴雨地狠干著曉

韻的小嫩穴,她的小口被金太太的陰戶頂住無法浪叫,只有:“唔!……哼!…

…”地用鼻音表示她的快感,屁股是又扭又挺,而且小浪屄還會夾夾大雞巴呢!

  學得這麽快,她可真是個奇才。

  她媽媽真像只發情的母狗,陰戶直套弄著曉韻的嘴巴,玉手揉撚著自己的奶

頭,猛力搓著那兩只肥乳,騷浪得搖頭晃腦。

  老天!如此淫媚的女人,她的丈夫怎能不生病住院?

  小雄想以后可不能和她們常搞,最好隔一段時間再來,否則不被吸干了才怪

呢!

  有趣的是,開始時,是金太太幫著小雄強奸她的女兒,如今似乎便成了和奸

的情形。

  小雄呼吸沈重地抽插著,曉韻的小穴也隨之上下頂動,套弄迎合著,大概過

了二十年又是一個騷淫的婦人了。

  她扭腰打轉,身子抖動,雙腿踢著,泄出了處女第一次的陰精。

  小雄繼續插干,直到她又泄了二次,被她小穴里的一陣浪水沖激,及處女陰

戶的緊夾感,才誘得忍不住泄出了精液,達到了高潮。

  金太太一看小雄泄了精,忙把小雄的大雞巴含在嘴里,吮著小雄的陽精和她

女兒的浪水,曉韻一見她媽媽的浪態,不顧自己泄精后的虛脫感,也爬了過來,

和她媽媽一起搶著小雄的雞巴吃。

  小雄看著這付母女爭吃大雞巴的淫相,剛射精后的大雞巴又硬了起來。

  “你可真厲害,這麽快又硬了!”金太太淫媚的說。

  “是你們母女兩太風騷了呀!”

  金太太把小雄推倒在床上說:“讓我來肏你!”就騎在小雄身上,伸手扶住

小雄的雞巴放在自己的屄門上,向下坐去,把大雞巴整個的吞入體內,“哦,好

充實!”

     她扭動腰肢上下聳動……雪白的屁股一上一下的顛簸……

  “我叫江曉韻,今年十五,在七中上初二。哥哥你叫什麽?”江曉韻伸手在

小雄的大腿上撫摸。

  “我叫李力雄,大家都叫我小雄,在十六中上高一。”小雄的下體向上頂著,

大雞巴在金太太的屄里時隱時現,金太太屄里的淫水被雞巴搗成了泡沫狀流出來,

落在小雄的睾丸上。

  “啊……啊……啊……大雞巴真棒……啊……啊……啊……啊……肏爛騷屄

了……哎唷啊……啊……啊……啊……”金太太浪叫著。

  “媽媽,你真浪!”

  “啊……啊……啊……啊……你也很浪……啊……啊……大雞巴肏死我了…

…啊……啊……哦……哦……”

  “沒有你浪啊!”曉韻說,“爸爸生病前,我看到好幾次你用嘴咂爸爸的雞

巴!”

  “啊……臭丫頭……你干偷看……啊……啊……啊……別以爲我不知道你…

…那次趁你爸喝醉酒……啊……啊……偷偷咂你爸爸雞巴……啊……啊……啊…

…啊……小……小雄……啊……我沒有勁了……啊……啊……啊……”

  曉韻臉更紅了,沒有想到自己的小秘密被媽媽知道了。

  小雄看金太太的動作慢了下來,就坐起來把金太太推倒在床上,讓她跪下把

屁股翹起,從她后面把雞巴插進了她的浪屄里。

  金太太的屄不是很緊,但是很熱,有些燙人,雞巴被燙德很舒服,小雄的小

腹撞擊著她肥大的屁股,發出“啪!啪!啪!”的響聲……

  曉韻在一邊看的淫心大起,伸手在自己的陰戶上撫柔起來……

  “我肏!肏你!金太太!”

  “叫我平姐!”

  “平姐!我肏的好嗎?”

  “好!啊……好啊!”

  “不行,他叫你平姐,我不得叫他叔叔了!”

  “呵呵!對!叫我叔叔,快叫!”

  “不叫!”

  “好,等我一會兒咋收拾你!”小雄在金太太的浪屄里恨恨的頂擊,龜頭撞

擊著她敏感的花心……一會兒功夫就把金太太肏的胡言亂語的升上了天。

  小雄抽出了雞巴竄到曉韻身前,扛起她的兩條粉腿,大雞巴就狠狠的插進了

曉韻的嫩屄之中,“啊……哦……哦……哦……輕點……哦……哦……哦……哦

……哦……哦……”

  “小騷貨,肏死你!”

  “來吧!肏死我!好哥哥,肏我!妹妹的小屄讓你肏啊!”曉韻淫蕩的叫喊。

  小雄快速的抽動雞巴,看到曉韻小巧白嫩的腳丫在自己的臉邊,把她雙腳放

在自己的唇邊吸吮她的腳趾頭,舌頭在趾縫間舔舐……

  曉韻癢的浪叫:“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小雄的雞巴在她緊湊的小屄里一刻不停的抽肏著,龜頭頂擊少女的花心,讓

少女的陰道內一陣癢一陣酸麻……

  小雄故意放慢了速度,最后把雞巴抽離陰道在外面的陰蒂上研磨……

  “哦……別……別……別出來……哦……哦……哦……肏我啊……哦……哦

……好癢啊……哦……哦……”曉韻急切的大叫,下體向上挺迎。

  “呵呵,小騷屄,快叫叔叔,叫叔叔就肏你!”

  曉韻咬著牙,只顧把小屁股搖晃向上挺,就是不開口叫叔叔,小雄一邊吸吮

她的腳趾,一邊用雞巴在少女陰蒂上磨著,龜頭挑逗挺硬的小陰蒂……

  “啊……啊……你……啊……媽媽……他欺負我……嗚嗚嗚……嗚……”

  “好孩子,叫吧!叫他叔叔也不少快肉!”金太太勸著女兒。

  “嗚嗚嗚……哦……哦……難受啊……哦……叔……叔……哦……哦……叔

叔……哦……肏我吧……哦……哦……哦……嗚……嗚嗚——嗚嗚嗚嗚嗚……肏

我啊……叔叔……求你了……小屄好癢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

…雄叔……哦……雄叔叔……啊……哦……哦……”

  小雄看她都要吊眼淚了,就不在折磨她,“好侄女,雄叔叔的雞巴來了!”

大雞巴狠狠的插了進去,充滿了少女的陰道,把陰道漲開,雞巴在里面出出進進

……

  “啊……哦……哦……嗯……嗯哼……嗯哼……啊……啊……舒服喲……媽

媽啊……肏屄真舒服……啊……啊……啊…………………………啊………………

…………啊…………………………”

  聽著女兒的浪叫,金太太在小雄屁股上輕輕拍打說:“使勁肏她吧!”

  小雄一陣狂抽,把曉韻送上了高潮,子宮里泄出了陰精,小雄等她的陰道停

止了痙攣時,把雞巴拔出來說:“平姐,我要肏你嘴!”

  金太太低頭張開嘴巴就把小雄的雞巴含在嘴里,她把小雄的雞巴含在口中上

下套動,發出“噗噗”的聲音,不到五分鍾小雄就感覺到一股急流以激越速度從

雞巴暴射而出,直沖金太太的口腔。金太太似乎沒想到小雄精液的沖力會這麽大,

愣了一下。

  小雄的雞巴在金太太的口中不停地跳動,隨著每一次跳動就有一股精液激射

而出,幾下就把金太太的口腔射滿了,有一些從她的口角流了出來。

  金太太停頓了一下,把小雄的精液都吞了下去,由于口里還含著小雄的大雞

巴,吞咽起來不太自然,喉嚨里發出咕咕的響聲。

  小雄的雞巴在金太太的口里跳動了十幾下終于停了下來。

  金太太吞完精后,又細心地把小雄雞巴上殘留的精液舔得干干淨淨。

  一切歸于平靜后,金太太開始穿衣服說:“我得去醫院了!”

  小雄問:“手術費夠嗎?”

  “夠了!”

  “平姐,一會兒我帶曉韻出去玩,可以嗎?”小雄摟著曉韻說。

  “可以!去吧!”